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论坛首页 » 张英栋 » 有邪才有病 治病当攻邪

【添加收藏】
有邪才有病 治病当攻邪

□ 张英栋 山西省晋中市第三人民医院


  ●有病为有邪,为偏,为气血不通。治疗的目的就是攻以祛邪,以矫偏,使血气流通。
  ●通行的中医基础理论中,多论虚、实。虚有虚邪,实有实邪,都可以导致气血不通,故虚实的分辨只是讨论人与病的状态,不能对于治疗起到直接指导作用。故讨论邪与正更有意义,有邪才有病,治病当攻邪。
  ●攻邪需要以正不虚为前提,正虚则需调整或者静候,这就是攻邪的时机问题。攻邪需要适可而止,过则得不偿失,这就是攻邪的度的问题。
  张介宾《类经》中指出:“药以治病,以毒为能。所谓毒者,因气味之偏也。”吴鞠通在《医医病书·论药不论病论》和《温病条辨·解儿难·万物各有偏胜论》中也都提到“天下无不偏之药,无不偏之病。医者原以药之偏,矫病之偏。如对症,毒药亦仙丹;不对症,谷食皆毒药。”“用药治病者,用偏以矫其偏……无好尚,无畏忌,惟病是从”。笔者临证体会,凡病皆有邪,有邪为人之偏,治疗为以药之偏矫人之偏。药有偏性强弱之分,病有偏邪微甚之异。百病皆可攻邪,区别只在使用的时机和度的不同。
  虚实不足凭
  《素问·通评虚实论》说:“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这给后世谈邪正虚实提供了一个基本的理论框架。但其讲实的时候单从邪气角度,讲虚的时候单从正气角度,这样讲不全面。从邪、正两方面来重新看待这个问题,会出现虚实不能概括的内涵:正气弱,邪气也弱,则相持,病不能算轻;正气弱,邪气盛,则病重而无力表现于外;正气强,邪气弱,则可“勇者气行则已”(《内经·素问·经脉别论》),易治或可“不治而愈”;正气强,邪气盛,则正邪交争而症状激烈,病不能算重。这样的分辨,较之虚实更有意义,更利于指导临床。
  治病当攻邪
  人体有邪,其前提是正气的虚。只有虚,才会有外邪侵入,才会有内邪滋生,这可能就是《内经》“虚邪”的含义所在。可以说虚是病的前提,而不是病本身。到病已形成时,其要还在于邪。因此许叔微在《内经》“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之后,补充了一句“留而不去其病为实”。
  治疗时不仅要审病求因,更要治病求本。病之本即为“邪“。不仅在“正气强,邪气盛”和“正气强,邪气弱”的时候要攻邪。即使在“正气弱,邪气盛”和“正气弱,邪气弱”,也要把攻邪时刻记心头。
  正气不足的时候,不能蛮攻,需要讲究策略,先辅助正气,但是这些都只是在为攻邪创造条件。一旦条件允许,攻邪势在必行。《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其盛,可待衰而已。”也是在讲攻邪的时机问题,邪气猖盛之时,不要勉强施治,以防邪不除而反毁伤正气;待邪势较衰,正气有所复,攻邪才可获得满意疗效。易水学派之“真气实,胃气强,积自消”当是“待衰”的一种特例。
  《医旨绪余》认为“人之受病,如寇入国”。在人体正气允许的情况下,应尽快“强攻夺势,截断传变”,以最小的伤正为代价除邪气。在正气不允许的时候,可以战略防守,养精蓄锐,等待时机,但攻邪之志须臾不可忘。
  关于攻与补
  以攻邪著称的医学大家张从正有一个著名的论点——“治病当论药攻,养生当论食补。”这便将攻邪论置于对于攻、补的准确定位基础之上,于是可立于不败。
  张从正并非不知补,不用补。而是在强调不需要补的时候一定不可补,强调医者在面对“病”的时候,一定要以“攻邪”为己任;而对于“病”的载体“人”,却要以“补”为主。笔者根据后世用食物也可攻邪(如倒仓法),和子和自身也用补药的实践,将上述论点扩充为“治病当论攻,养生当论补”。攻补是针对邪正提出来的治则,较之针对虚实提出来的补虚泻实,语意更准确,更具有指导治疗的普遍意义。
  张从正论补颇具特色:首先他认为攻邪适可而止即为补,这是符合《素问·五常政大论》“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之宗旨的。其次,他明确提出“药攻“与“食补”适用范围不同。药物之功在治病,各种药物无不具有一定的毒性,久服之后,虽细微之毒亦能在体内蓄积而成“药邪”,进而损伤人体的正气。“凡药皆毒也,非止大毒、小毒谓之毒。虽甘草、人参,不可不谓之毒,久服必有偏胜,气增而久,夭之由也”。所以“凡精血不足,当补之以食,大忌有毒之药”。主张“病蠲之后,莫若以五谷养之,五果助之,五畜益之,五菜充之”。
  这里要特别强调的一点是,张氏在大力提倡攻邪的同时,也理性地指出“‘岂有虚者不可补之理”,“予未尝以此法(攻)遂弃众法,各相其病之所宜而用之”,他只是反对滥用补药。当时庸医温补成风,为力矫时弊,故其用补十分谨慎,认为“惟脉脱下虚,无邪无积之人始可议补”。《儒门事亲》中也记载了许多用补药的病证,如治《内经》所说的“脉细、皮寒、气少、泄痢前后、饮食不入”的“五虚证”,明确指出“一补足矣”;“若十二经脉败甚……止宜调养,温以和之”;“雀目,不能夜视及内瘴”是肝血虚少,“止宜补肝养肾”;治饮用“黄芪、茯苓”“补下渗湿”以“收后”等。在具体方药上,治肾阳不足,“虚损无力,补之以无比山药丸”。治肾阴虚亏用“加减八味丸、当归饮子”。他补虚常用“药之气味厚者,直趋于下而气力不衰也”,重视厚味填补下元;“补虚损”用天真丸,以胎衣之类血肉之品填补真阴;“乌髭驻颜,明目延年”用不老丹,以何首乌为主补养精血。
  看来子和强调攻邪只为纠偏。在当今时代,医者、病者都以攻邪为畏途,喜补之风造就了很多需“攻邪”者,故重读子和攻邪论,提倡子和攻邪法是很有必要的。
  《黄帝内经·素问·调经论》云:“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据此,张子和提出攻邪论,推崇君子“贵流不贵滞”,主张人“以血气流通为贵”。笔者据子和之论提出:有病为有邪,为偏,为气血不通。治疗的目的就是攻以祛邪,以矫偏,使“血气流通”。通行的中医基础理论中,多论虚、实。虚有虚邪,实有实邪,都可以导致气血不通,故虚实的分辨只是讨论人与病的状态,不能对于治疗起到直接指导作用。故讨论邪与正更有意义,有邪才有病,治病当攻邪。攻邪需要以正不虚为前提,正虚则需调整或者静候,这就是攻邪的时机问题。攻邪需要适可而止,过则得不偿失,这就是攻邪的度的问题。


原载中国中医药报:http://www.cntcmvideo.com/zgzyyb/html/2011-05/16/content_47656.htm
…… …… ……

提示: 您需要【 注册】或【登录】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
8

评分人数

草医张培生 说:妙啊妙!
孙学达 说:愿学之
gl0101 说:我很赞同。
hanre 说:我很赞同。权限不够,只能给你杏仁、鲜花了,望先生笑纳,呵呵。
和氏璧 说:不知文章中的中医基础理论是指哪里的?是现代教科书还是内经的?
铁骨铮铮 说:张兄高见,受益。加0.5分。
[/td][/tr]

[/table]
王叔文 发表于 2011-5-17 08:15 AM



    辩证求是的论述。
1

评分人数

回复 1# 王叔文
邪分内外,外邪当祛,内邪当化。
2

评分人数

xychen 说:这才是正道.
张子和于此论述颇为详细
中医世家梁常兵
名医验案类编中,戴人的案例读之虽很是酣畅,但学之极难,换句话说,攻下之法,偶尔为之。以为常法,不靠谱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周现强 说:他们什么为正都不明,何以"转运"病邪.
中医世家梁常兵
名医验案类编中,戴人的案例读之虽很是酣畅,但学之极难,换句话说,攻下之法,偶尔为之。以为常法,不靠谱
ylkk 发表于 2011-5-17 11:11 AM



    有是证用是药。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和氏璧 说:有是证——从何而来? 药——从何而来?
有是病用是方。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和氏璧 说:——何为病,何为方?
病当攻邪
  人体有邪,其前提是正气的虚。只有虚,才会有外邪侵入,才会有内邪滋生,这可能就是《内经》“虚邪”的含义所在。可以说虚是病的前提,而不是病本身。到病已形成时,其要还在于邪。因此许叔微在《内经》“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之后,补充了一句“留而不去其病为实”。
精气夺则为虚,邪气盛则为实,虚易受邪而实,久实必虚!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王锡民 说:没有外邪时,也能造成内虚,如气虚、血虚等。
本帖最后由 王锡民 于 2011-5-17 07:26 PM 编辑

回复 1# 王叔文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只有正气虚时,邪气才能入侵。治病时,仅攻邪,不完整。应是:既要祛邪,又要扶正。“扶正祛邪”作为中医的一项重要治疗原则,攻邪已包括其中了。
2

评分人数

回复 9# 王锡民


    说的好。中医就是要在扶正的前提下来驱邪的,这是中医的特点和优势。
回复 10# 哲学家


   
回复  王锡民


    说的好。中医就是要在扶正的前提下来驱邪的,这是中医的特点和优势。
哲学家 发表于 2011-5-18 05:51 PM



    自然共生原理来看待:许多病毒与细菌(有的寄生虫),在人体常态(正气存内)的情况下,是与人体同源寄生在一起的兼容共利的关系,采取相互适应的方式于以互利共存,一般情况下不采取对立矛盾的斗争的方式,把人体当着战场来对待,是人们的主观意识在认知不到位产生的结果。而是以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的方式,予以相互适应以交朋友,人以细菌与病毒的代谢产物组成身体需要的部份,细菌与病毒以人的代谢产物组成它们身体需要的部份,形成产业的互补供应链。只有在人体“正气不存”的不谐的“太过”与“不及”或是长期的与自然环境“隔离生疏”之时,二者已经不能正常的信息与物质的交流与沟通的适应了,或长期的当着敌人予以打压(反复长期多次的使用抗生素),互不认着朋友,反而树友为敌的时候才发动了战争,因为长期养着的家犬是不会无故伤及主人的身体只对从未谋面的生人或在发疯时有所伤害。人体免疫力越亢、其战争的形势反而越剧烈,予人体这个战场的损伤反而越大,如大叶性肺炎出血热钩体病重症肝炎等,发病于青壮年的既往很少生病者,这样的患者免疫力非常的强烈,越是提高其应激能力,反而治癒率越低,是老聃讲的“带刚之徒不道早亡”;如果在早期抑制其免疫力,降低其免疫反应位点,治愈率得到不断的提高,是老聃讲的“以柔制刚水利万物”;许多的病原微生物在人体常态情况下,一般不产生病变作用,是经过人体的免疫机制的位点过高而诱导的免疫应答损伤(1)。可见,调控机体的免疫机制过高过低位点,使之转复到太极阴阳交易中态公约度的正气存内的恰当位置上,是“当其位则正不当其位则邪”的《內经》有/无的警示作为,是治疗传染病不可缺少的措施之一,但免疫位点的高低对于传染病患者的预后具有两面性:过高可诱发损伤的加重、过低难以阴转或贻延慢性化的过程。由此,结合医证型调适个性化的免疫有序位点是个有利的契机。笔者在临诊中见到急性与慢性等重症传染病高发于年轻力壮的患者,说明免疫反应过盛性紊乱;慢性传染病多见于儿童或中老年,因小儿免疫系统发育不全、老年者免疫功能日渐衰退,阐明免疫应答机能低下,表现为对传染病免疫的耐受,其产生的症状体征也相应较轻。充分说明人体内的“自然内稳态调控机制”在自我调适“免疫有序位点”与“整合靶向”所起到了“多效合一”的作用,用现代语言来说则是内源性的药物,道医称为內丹,即现代言之的生命递质和功信正负【阴阳】相互自动馈作用的自动化控制。由此可见,针对性启动人体这种“内源性自我阴转机制”是人类治愈传染病的非常关键的有效途径,从临诊中发现,凡是患过或频繁接触过传染病者,只要其自然内稳态调控机制完备的人员,大部份自觉的都产生了抗体,再也不发生相应的疾病,在医务人员中占有很大的比例(不信,请去作统计对照比较研究),看来只有运用医资源在结合系统论的优势互补整合的“自然生态医学”的方法学措施才能达标。只能运用调和为原则的还位其人的中度公约状态正气內存领证方药措施,对人类的长远生存有利。
中医几千年的经验,在扶正、祛邪方面已较为完备,只是诸医家侧重不同而已,如金元四大家,虽各有偏颇,但是谁也没有废除扶正、或是不用祛邪。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铁骨铮铮 说:教授是不一样。加1分。
中医世家梁常兵
虚实不足凭

2011-5-17 08:15 AM
[/quote]


    张先生此文是对张子和攻邪理论的完善和发挥。但与传统中医理论不相吻合,愿就文中观点与张先生商讨。
[/td][/tr]

[/table]
王叔文 发表于 2011-5-17 08:15 AM



      张先生认为:《素问·通评虚实论》说:“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这给后世谈邪正虚实提供了一个基本的理论框架。但其讲实的时候单从邪气角度,讲虚的时候单从正气角度,这样讲不全面。从邪、正两方面来重新看待这个问题,会出现虚实不能概括的内涵:正气弱,邪气也弱,则相持,病不能算轻;正气弱,邪气盛,则病重而无力表现于外;正气强,邪气弱,则可“勇者气行则已”(《内经·素问·经脉别论》),易治或可“不治而愈”;正气强,邪气盛,则正邪交争而症状激烈,病不能算重。这样的分辨,较之虚实更有意义,更利于指导临床。

     个人认为:不能把虚实和邪正割裂开来,讨论邪正问题最终还要落实到虚实上,补虚泻实就是扶正祛邪的具体体现。邪正是决定人体疾病发生、发展、转变的两个基本因素;虚实是人体疾病发生、发展、转变过程中的两个基本类型。大致情况是:正胜邪却可不发病,邪胜正负则发病;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邪胜正退为病进,正胜邪却为病情向愈。由此可见,在疾病的发生、发展、转变过程中应该重视邪正双方力量的对比,密切关注虚实两方面的病理变化。不能只重视一方而忽视另一方。
2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王锡民 说:正是如此。
铁骨铮铮 说:学中医首先要明白什么是中医。加1.5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