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声明:未得到中医药论坛(WWW.ZHONGYIYAO.NET)及受访者书面许可,其他任何组织、单位、个人严禁转载、引用本栏目(论坛专访)的内容。

论坛首页 » 论坛专访 » 访贾治中教授(中医药论坛专访)(ZHONGYIYAO.NET)

【添加收藏】
采访对象:贾治中教授

采访时间:2011年11月5日

采访地点:山西中医学院教职工家属楼

采访记者:孙学达 李智慧 吴惠婷 张丽昕
附件: 您需要【注册】或【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
15

评分人数

王全年 说:可敬的老先生!
王曼雪 说:汲取老师的经验
张先生 说:珍惜学生时代,踏踏实实做学问
中华草医 说:很棒
铁骨铮铮 说:中医薪火贵在传承。

贾老师自述:

  贾治中,男,生于1937年12月,山西太原人。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工作不久,即逢十年文革,碌碌荒废;80年代起,从事医古文教学并涉足文献研究。曾任医古文教研室主任,教授,中华全国医古文研究会理事。1998年退休。

  写过一些文章,自觉过得去的是从未抄袭他人;也出过几本书,唯少个人创见,应时而已。尚可一提的是对清代药性剧的发掘、整理、研究,尽了一点力;甚感遗憾者,是这些东西至今未引起重视。不希望它如“桃花流水”;幸好,它被一群学子看到了!愿此为一转机。

  我妻杨燕飞教授,上海市人,毕业于上海中医学院。1987年自山西医学院(今山西医科大)调来,曾任教务副处长、伤寒教研室主任。清代药性剧的整理、研究过程,她有一半功劳;这些作品输入电脑,几乎完全仰赖她的辛劳。生活中,我们很协调、很同步,故亦过得很幸福,这当然主要是她的功劳。
                                                        
                                                                                                   2011年11月24日
  记者:贾老师您好,据我们了解,您对《草木传》有很深的研究,可不可以给我们讲一讲,满足一下我们的求知欲?  

  老师:呵呵,好,我慢慢给你们讲。《草木传》我们把它取名为药性剧,就是讲药性的。《草木传》其实应该叫《药会图》,是清代中晚期一个叫郭秀升的人所创,此人是山西壶关人,壶关是晋东南的一个地方。据说壶关这个地方像茶壶的口,因此得名。太行大峡谷就在壶关。最早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也就是90年前后,我们在民间收集到一本剧本叫《群英会》,就是当时发表在山西中医学院学报上的第一个药性剧,这个药性剧是八回本。当时收到后我们就把它放在家里很长时间没有动,那时候教学比较忙,也没时间考究它。大概到了90或者91年冬天,家里面没事了,课也比较少,就想起来了,于是拿出来看看。一看里面的对话、唱词,甚至包括诗词歌赋这些东西都是用的中药,出场人物也是中药,比如甘草、栀子、菊花等等。在郭秀升这本《药会图》之前的和中药有关的科普作品都只有药名没有讲药性,这个里面却讲了很多药性。于是我们就拿来和历代本草书做了对比,发现这里面所讲的药性和历代本草书里面讲的非常一致,说明人家真的是言之有据。那说明这是一五一十的科普创作。中国古典科普创作其实很早就有,但是涉及到中医方面的科普作品,很多都是只有药名没有讲药性。至于古代中医写的科普作品,很多都是只讲中药知识,文学趣味比较差,学起来比较枯燥。比如现在我手里拿的这本《本草诗笺》,这里面有八百多首诗,每首诗讲一两味中药,但是有个缺点就是自己写诗自己作注解,这个还算好的。你看这个《理瀹骈文》,这在中医创作里面算是文学水平比较高的,他写的不错,他是个医家。除此以外,中医科普方面的作品其实是很多的,中国古典科普方面的作品讲中医的最多,因为那是群众生活需要的,是需要进行普及的。清代的一些医家和作家普及意识比较强,他们写了很多,但是水平都不是很高。这个戏剧可就不一样了,它把文学情趣和科普创作结合到了一起。你要衡量一个科普作品水平是不是很高,既要看它的文学性,又要看它的科学性。这两个结合的越好,它的水平就越高。因此可以说清代的药性剧是这方面的巅峰之作,是创作的高峰,再也没有什么能超越它了。所以我们后来就把《群英会》做了校注,在山西中医学院报上连载发表了。也写了一篇研究文章考察其作者及相关问题。当时只有《群英会》,其他资料就没有了,后来在《蒲松龄集》里面看到了《草木传》。《草木传》最早就是刊载在《蒲松龄集》里面的。但是我们拿来仔细看过之后发现《草木传》是十回本,和八回本不一样,但是内容很接近。收录在《蒲松龄集》里面的《草木传》,是加了句读的,编这个书的人叫路大荒,他不大懂中医,所以句读点的有错误,再加上《草木传》本身传抄时间长了,里面错误很多。当时路大荒在编《蒲松龄集》的时候,对《草木传》做了一些比较初步的考察,觉得这个不像是蒲松龄的东西。但是据说他收到的《草木传》的抄本署名为蒲松龄,所以就收录进去了。而且听到除了《草木传》之外,还有《药会图》、《本草记》,都属于药性剧。
2

评分人数

  记者:还有《草木春秋》?

  老师:《草木春秋》不是。实际上《草木春秋》是像《水浒传》、《红楼梦》一样的章回小说,但是写的内容全是中药,只不过只有药名,没有讲药性。而且篇幅较大,一共三十二回。既然你谈到了《草木春秋》,那我就说一下吧。《草木传》、《药会图》这些药性剧是和《草木春秋》有关系的。《草木春秋》大概是明末清初出现的,作者具体是谁到现在还不清楚。《草木传》和《药会图》剧本有好多内容是和《草木春秋》有联系的,实际上是以它为蓝本进行创作的。后来得知,还有一个关系似乎更直接一些,就是《药性巧合记》。我看了《蒲松龄集》后又开始关注《草木传》。有人写过几篇文章,他们说《草木传》是蒲松龄写的。我考察以后,认为《草木传》基本和蒲松龄没有什么关系。
  记者:老师,您是依据什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老师:呵呵呵呵,你们急于知道答案啊。我下面给你们讲。到现在为止我们所看到的药性剧有这么几个剧目,《草木传》、《群英会》、《药会图》、》《药性梆子腔》和《药性记》,还有《本草记》(也有叫《草木春秋》的)。这些大部分是抄本,也有木刻版的,很多都是在序言或者是封面或者是回目后面写着药性梆子腔、十字梆子腔,也就是说这些剧本是梆子戏。梆子戏是在明末清初出现的。乾隆以前,在我们国家戏剧舞台上占据主要地位的是昆曲,因为昆曲是比较高雅的,清代的皇帝都比较喜欢看昆曲。但是昆曲有一个弱点,就是长期以来它都是在宫廷里面演出的,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远,最后成为上层社会的艺术了,就像欧洲的芭蕾舞一样,这就使昆曲显得越来越孤单了。老百姓就越来越不喜欢看了。而梆子戏是来自民间的。中国戏曲的发展,北方地区是梆子戏,南方地区是弋阳腔之类叫南戏。这个说起来很复杂,刚开始的时候,戏剧的种类是很多很多的,我们山西就有八十一个剧种。那时候可以说是到处都有地方戏,因为它们来自于民间,反映的是民众的生活,所用的曲调、表现形式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就像赵本山的二人转一样,群众基础比较深厚。越是经济落后的地方这种艺术就越是发达,因为老百姓没有什么其他可以欣赏的(艺术)了。
  记者:也算是下层群众自娱自乐的一种方式吧?

  老师:对。京剧是怎么来的呢?最早是四大徽班进京,吸收了梆子戏的优点慢慢形成了一种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形式,所以它的水平比较高。到了乾隆时期,地方戏已经发展的很繁荣了,不过当时的皇帝对此采取的是禁止的态度,但是老百姓喜欢这种艺术形式,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象:乾隆后期,这边的舞台正在上演着昆曲,对面也有一个舞台唱梆子戏,梆子戏一开,老百姓就立刻涌到对面看梆子戏了。就这样,昆曲被冷落了。

  记者:就好像在戏曲舞台上原先是昆曲一枝独秀,梆子戏一来,就百花齐放了。

  老师:嗯,对。实际上梆子戏在乾隆后期是非常繁荣的,我们山西是梆子戏出现较早的地方。这就是梆子戏发展的过程。既然这几个剧本是以梆子戏为依托的,那就说明它们出现的时代是梆子戏的兴盛时期,不可能在梆子戏刚出现就写这个剧本。如果老百姓没人看,他也不会用这个形式。但是如果老百姓已经对这种艺术形式喜闻乐见了,就正好借助这种艺术形式进行创作。
  记者:也就是说药性剧其实是梆子戏发展到鼎盛时期的一个产物,是顺应时代需要产生的。

  老师:对对。既有这个条件,又有这个需要,就产生了。所以就以此推测,药性梆子剧的产生应该是在清代中后期,而蒲松龄生于明代,卒于清代康熙年间。梆子戏传入山东,大约已经到了19世纪80年代前后了。所以蒲松龄在有生之年有没有看过梆子戏还不知道呢 。很可能他看到也只是在山东梆子戏刚出现的阶段,不可能用梆子戏的形式写这个剧本。其次,蒲松龄的年谱里没有记载他有行医的经历,他自己的作品里也很少有关于医学的东西。有几个涉及到了,比如说《药祟书》,还有一个关于伤寒的,都是比较通俗的作品。我看了一下,觉得蒲松龄不是一个精通中医的人。虽然出于对民生的关注,他在其作品里会涉及一些医学知识,但是他不是一个医家。尽管有很多研究蒲松龄的人,特别是山东地区,有人认为蒲松龄是这么伟大的一个作家,似乎也应该是位医家,但他的确不是一个伟大的医家。

  记者:老师,众所周知蒲松龄是一个大文学家,但是提起中医来,他算是个“门外汉”,对吗?

  老师:呵呵,不能说是“门外汉”,但是客观地讲,他不是很精通中医。他曾经写过一本《药祟书》,这原先在他的作品里是没有的,后来才被发现。蒲松龄去世后,在他的墓表碑阴上刻有他的作品的目录,里面并没有《草木传》。如果是蒲松龄写的,为什么不把它列出来?而且,蒲松龄有剧作,他写过戏剧,但他的戏剧里面没有一个叫梆子戏的,而是叫俚曲。蒲松龄其它的戏剧作品都叫俚曲,为什么这个叫梆子戏?这是很没道理的。而且就算是别人传抄他的俚曲,也不会把它改成梆子戏的,不可能改变它的基本面貌,因为不同剧种的戏曲语言也是不一样的。还有其他的理由就不细说了,根据这几个主要的理由,我们断定蒲松龄不可能写出《草木传》这个剧本来。看过《草木传》的应该都知道,不是精通中医药的人根本不可能写出专业性这么强的剧本来。
  记者:老师,您通过前面的一系列推理,就可以基本排除《草木传》的作者是蒲松龄的可能性,那您又是依据什么断定《草木传》的作者就是山西人郭秀升呢?

  老师:关于这个郭秀升,我还是给你们找出实物文献记载看一下吧。
  ………
  (接下来的将近二十分钟里,贾老将多年来收集到的文献资料一一找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大开眼界。贾老并不吝啬自己的这些宝贝,还让我们捧在手里读,我们摇头晃脑,读得津津有味,就是时不时的会出现“不知句读”的尴尬。然而令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些古老而略带生涩的文字,贾老大多已熟记于心,以至于在我们读的“崎岖坎坷”甚至读错的时候,贾老会神态怡然地给我们纠正过来。相信这等功力,不经多年脚踏实地的潜心治学,是无法练就的。在此,晚辈深感敬佩。至于贾老给我们读阅的抄本文献,稍后将以图片的形式呈现给大家。值得一提的是,在道光十九年《药会图》抄本中,出现了一位名叫邱世俊的人,关于此人,贾老还专门做了考察。)
  贾老师:黔南邱世俊,这个人是个有据可查的人物。我们跟河南宝丰县县志办联系之后,负责人把县志上有关邱世俊的记载发给了我,不可能是假的。但我恐怕只有这些证据有的人还是不相信,就想找到一本确确实实写着“古晋壶关”这四个字的抄本,但是只看到过一次,可惜没有买到手,后来就再也没看见过了。

  记者:所以现在咱们看到的就是现在写的“亚关”?

  贾老师:现在就不同了,现在咱们有确确实实的东西出来了。你们看最近收集到的资料。
  记者:老师,您这两本书的资料是从哪里得到的?  

  贾老师:这是省中研的赵怀舟老师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搜集到的,把照片发给了我们,他说他看到的不只这两个,还有但拍照不清楚,这些书现在都已经卖掉了,据说卖掉的抄本不少,《药性巧合记》、《药会图》,但《草木传》比较少。我们曾经跟山西壶关县县志办的王林茂先生联系过,后来他跟壶关县的一位文联副主席两人亲自查郭秀生这个人的情况,但是也没有查到。当时壶关县电视台电话采访过我们,问有没有证据,当时我们确实没有,只是说看到过,但手里没有拿到。现在手里拿到了,尽管不是实物在那,但也不是假的。讲到这里先打住,给你们看些资料。

  这是河北安国县和保定的蠡县2011年发现了《药会图》,这是那篇报导。河北人比我们山西人敏锐多了。他们用蠡县的老调,就像陕西的老腔,河北人把它拍成了舞台戏来唱这个。中央电视台还在“探索•发现”栏目做了专题报道。我们之所以现在有种紧迫感就是因为这个,因为安国县都已经拿它做了文化招牌,上面有一个河北大学艺术学院的一位教授看到了《药会图》,但可以看出他对《药会图》是不太了解的,他说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整的药物戏,显然是不够准确的,因为咱们发现的这一部起码要比他早十几二十年,只能说是他看到的第一部。但有几个地方他说得很对,就是关于《药会图》的价值和意义。

  再给你们讲一个小故事:五十年代初,有一个小学教师生病了,就找一个老大夫给他开药,老大夫抓药时一边抓一边唱,他便问你唱的是什么?老大夫说是《药会图》。教师回去后觉得这本书是好东西,就赶紧借去抄。他抄的时候只抄了讲药性的唱词,没有抄里面的出场人物。后来再去找那位老大夫时,老大夫已经去世,所以他很遗憾没有把《药会图》抄全。后来这位小学教师在网上看到了我们整理的《药会图》,觉得跟他的不一样,有必要将他的也整理出来,于是根据记忆把里面的出场人物加上去,公布出来,并做了些改编,反而没有原来的那么好。这是我在网上找到的最早发现《药会图》的人。但很遗憾他没有拿到原本,只留了个抄本,虽然跟《药会图》出入很大,但能肯定那一定是《药会图》。老大夫一边抓药还一边唱,说明它的实用价值很高啊。像陈一槐的抄本,那已经到民国时期了,这本书的成书年代是嘉庆年间,到民国时期还有人在传抄。再给你们看一本我收集到的唯一一部木刻本,《说唱药性巧合记》。

  这个序言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这是一个八回本,这本书流传的也很广,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还能看到书影。古代人还没有版权概念,这本书的序言跟我们所看到的序言差异较大。你们有没有学过《瘟疫论》,作者吴又可是明末战乱时期的,成书之后连同印版一同被毁掉了。后世看到的全部是抄本,一个抄本一个序言,弄不清哪个是吴又可的原序。所以古代这种现象很多。现在我们收集到的抄本中流传最广的是《药会图》和《药性巧合记》。郭秀升写这本书就是在河北满城官署,这个在抄本里面都有记载。而且很多抄本序言里面都有:嘉庆十三年冬月古晋壶关郭廷选秀生昏序于(直隶)满城县官署编次。我想他很可能在那里做过官。不过也不能肯定。这就证明作者是山西壶关人。因此我们就想把这些资料给壶关一套,让他们去考究,是很有意义的。有人跟我们提议应该把它弄成文化遗产,不过单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关于它的意义和价值我们写过几篇文章分别发表在《中华戏曲》,《戏曲艺术》,《中医文献》等刊物上,因为中医看戏曲杂志的不多,所以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

  现在山东有些学者出于对蒲松龄的尊敬,就把这本书的作者加在蒲松龄身上,其实蒲松龄不是个医家,我把蒲松龄的年谱仔仔细细看过一遍,没有见到他有行医的经历,就连他的夫人临终前在床上躺了四十多天,他也只是写了几首七绝诗,没有开过一个方子。他的很多朋友年纪大了,临终前他也去看,也只是写了几首诗,没有开方。如果他真懂医的话,不可能这么做。而且他编《药祟书》也是从《本草纲目》书中辑录下来的,有一些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不可靠,说明他不是一个较深了解医学的人。但出于对人民大众的爱护,他对医学著作也是较为留心的。蒲松龄很多作品是从其他地方辑录下来的,辑录的目的是为了给大家看,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抄袭,这在古代是平常的事。山东有个人名叫洪流先生,写了文章考证蒲松龄的作品,将这些也加到蒲松龄身上,这其实是不对的。
  记者:就好像河北人发现了这个也想要“据为己有”,因为它是个宝贵的文化遗产。

  贾老师:河北人没有据为己有,只是发现而且很重视它。但山西人看过之后却没有什么反应。我们把这些资料整理了要给壶关县一份,给我们中医管理局一份,让大家重视起来,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一件大事。因为这不是我们个人的事情。

  关于《药会图》还有新加坡国立大学一位教授叫辜美高,他曾经在和早稻田大学齐名的日本庆应大学的聊斋文库里看到过《药绘图》,“会”为“绘图”的绘,这个抄本估计晚一些,据说作者是蒲松龄。台湾有位学者也谈到过《药会图》。最近经赵怀舟老师介绍,我给中研院现在在德国的一位姓郑的学者提供过关于《药会图》的资料,后来这位学者在德国柏林的图书馆也见到了《药会图》抄本,但是不全,这位学者发回了在柏林图书馆看到的抄本的图片,并要求我尽快写篇文章考证《药会图》的作者问题。咱们学校有个叫白玉金的老师现在在《上海中医文化》期刊担任编辑,前两年也写信要我们写一篇这样的文章。但我们迟迟没有动手。一方面是因为已经退休了,但主要原因是还要等一些关于壶关资料的确证。现在这些确切的资料都有了,就在考虑写一篇有说服力的文章结论一下。

  后来我考虑把这部戏拍成一部皮影戏,将《药会图》推出去,但单靠我们的力量是不够的,这也是我愿意让你们来采访的原因,它需要被更多人知道,需要被重视起来。

  记者:老师,我们觉得一种文化的传承就是需要您这种执着的人!

  老师:光我们俩执着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更多的人执着,这种文化瑰宝才能传承下去啊。
  记者:老师,那我们把话题拉大一点,您觉得对于这些中医文献学的研究意义何在?它对中医优秀人才的培养又有什么重要作用?  

  老师:作为一个中医,如果在文献学研究方面没有任何成果,那么做到底也只能是一个普通的医生,成不了名医。就好像书法一样,写字写得好了就是书法家吗?不一定!没有文化底蕴,字写得再好,也只能称其为写字匠,称不上书法大家。中医也是如此,病看的再好,文献方面没有任何表现,也称不上好医生。所以中医光搞实验研究是不够的。

  记者:老师,我觉得您的生活很惬意啊。想玩了就出去走走转转,看看湖光山色,拍拍花花草草,您博客里面的图片太美了!想学习了您就伏案研习,看看您这满满几架子的藏书就知道您涉猎广泛了!我觉得,中医不仅仅是一种医学,它还可以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文化,一种思维方式!老师,那您觉得中医的“根”到底在哪里?  

  老师: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里。中国文化的最大特点在于中国是农耕社会。而中国地理特点是地大物博,相对封闭,西面是喜马拉雅山、大沙漠,北面是牧林区,东面是大海。中国这农耕社会的历史是任何国家无法比的。世界上如古巴比伦、古印度等文明古国都消失了,就中国一直延续下来了。在古代,中国是最发达繁荣的国家之一。其实,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很多好东西,但从辛亥革命以后,我们慢慢地在抛弃这些东西。其实,这些好东西一直都存在,因为‘根’太深了。
  
  记者:现在,我们慢慢地意识到了,并开始重新学习起来。老师,您的看法是?

  老师:就好像现在强调的和谐一样。其实中医也讲和谐,比如所谓的天人合一。人体要和谐,自然也需和谐。这个道理是完全正确的。但不能偏,过度和谐会怎样,你们可以反面思考一下?如创新,为什么现在中国创新型人才这么少?中国也有过几个诺贝尔奖的,那是以前西南联大培养出来的,现在的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来?现在的文化这么发达,却没有一个诺贝尔奖,这又是为什么?现在的人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记者:那老师觉得根本问题出在哪里?  

  老师:这是需要你们思考的,想想为什么中国抗美援朝会赢?中国那时候武器装备比美国差得远了,但士兵跟别人的完全不一样。中国是很少出现被俘的,在强烈的爱国心、保家卫国的思想下,牺牲是很自然的事。就算是零下30多度的天气,一样打埋伏,这是美国士兵绝对做不到的。美国强调的是个性,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创新。中国传统文化是比较容易抹杀个性的,大家都强调和谐,为国家做贡献,为家庭做贡献就是光荣的,个性是次要的。现在中国很少大师级人物,为什么?这原因很多,既有传统的,也有现实的原因。这是中国的优势也是缺点。

  记者:老师,您觉得现实原因是什么?就像刚刚所说一样,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却没有一个诺贝尔奖,为什么?

  老师:我们就举例说明一下,你们觉得现在老师是怎样感觉,有怎样的地位,以前的又是怎样的?这里面的原因是很多的。
  
  记者:正如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曾经用过一句话形容学校与师生关系,“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谓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反观今日之师生关系,直一奏技者与看客者之关系耳,去从游之义甚远矣!”今日跟以前的师生关系真的不一样了。  

  老师:是完全不一样了,原因在哪?第一,衡量能力的标准不一样了。以前我们就不用统一考试,而是老师通过学生平时的表现来打分,,不像现在统一了试卷,学生开始应付突击考试,而不是扎扎实实读书。第二,教学自由。以前是没有统一教材的,教材都是老师自己编的,能做到更好的因材施教。第三,教师质量。以前想上讲台是需要很多时间的,要先当助教,负责擦黑板,改作业等,三年之后才有上讲台的机会,之后还要继续培训,并不像现在这么简单。除了这些原因外,更重要的老师地位问题。以前能被尊称‘先生’的就只有医生与老师,他们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充分地得到社会的尊重,现在就不同了。现在的大师,很少拥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得到全社会的认可。
  记者:刚刚我们说了这么多中国现有的劣性,还有现阶段中医药发展存在的不好现象,您觉得对于我们中医学子来说,在这种环境下,该如何学好中医?

  老师:学好中医,从古至今都一样,多听多读,这是十分需要的。多听老师的话,多跟老师学习,多读中医古文献。一定要买正版的书。现在虚假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不能丢掉死记硬背,至少把汤头背下来。要扎扎实实打好基础,这是根,不能丢。无论做哪一门学问也一样。
我认为,中医有三个层次:

  一为《黄帝内经》,这是一般人难以达到的境界。

  二为《伤寒论》,这应该是每个医生所要努力的目标。

  三为背方歌,也就是简单地运用一些方子。

  还有,别管社会状况到底怎样,现在的社会是比较浮躁,但你们不应该也这样,机会过去了就没有了,就像打仗一样,不可误时机。还要一步步扎扎实实地学习,千万不要等工作之后再努力。等社会风气改过来后再努力就赶不上了,这样的路子绝不能走。你们要相信,中国现阶段的状况一定会改变的。踏踏实实做事做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吃亏的。

  记者:这么多年,老师一直都在学习,我们非常钦佩。正如我们常说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对于老师您来说,这么多年来一直支撑着您坚持做学问的灵感又是什么?

  老师:我们那时代的人不一样,我们的责任感也许要比你们更强一些。我们认为一些东西是不能随便扔掉的。要是这些好东西在我们手上丢掉,这是种罪过啊!总想把它完整地呈现给世人看,不留下一点遗憾。

  记者:正如,张横渠所说一样,“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您现在要做的事,就是“为往圣继绝学”。

  老师:谈不上“为往圣继绝学”,但求无愧于前人,无愧于自己!
  记者:在中华中医药论坛中,对中医的观点有很多,其中争议较大的是‘中医是否要和西医结合,中医要不要现代化’,老师,您的看法是?

  老师:第一,要先把中医学好,把基础打好,要不就无法结合。没有科学进步的推动就没有医学的进步,一个中医也需要懂点西医的,能结合的地方就结合,不能的地方先别勉强。你看,现在研究中药,日本和美国都很积极。中药成分复杂,需要高科技。现在的研究主要围绕中药的某一成分疗效而进行的。虽然日本也研究的不够深入,但生产出来的中成药效果相当不错,我们在这方面确实有不如别人的地方,这是要承认的。

  记者:现在在我们学校乃至全中国,很多中西医系的学生都面临着一个‘中医学不精,西医学不好’的尴尬局面,老师,您对于他们又有什么建议?

  老师:有中医基础是十分重要的,无论你将来会研究哪一方面。而且,在我们身边有很多专家是西医出身的,但最后以中医出名,因为他们能用西医诊断,中医治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而且我们学校是中医院校,西医方面是无法跟西医院校比的,那我们更应该抓住自身优势,利用自身条件好好学好中医。

  记者:老师,真不好意思,不知不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们还和您聊得意犹未尽呢,我们有个不情之请,我们往后可不可以再来拜访您,因为这样的谈话对于我们来说获益太大了。

  老师:当然可以,欢迎你们再来!
  
  记者:那今天就打扰您了,您好好休息吧,改天您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再来拜访。

采访感悟(孙学达)

  第一次走进贾老的家,感觉宁静而温馨。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满满的、摆放的井井有条的几个大书架。小屋真的不能和“大”沾边,然而却别有一番天地,是我见过的最有学术氛围的小屋。在这样一个充斥着浮躁气息的社会里,这般感觉,实在是难得。

  更难得的,是小屋的主人。采访之前,我就对贾老的“治学严谨”早有耳闻,等到真正和贾老接触,又着实吃了一惊,他的严谨超出了我所耳闻的“ 最高级”,让晚辈唏嘘感慨之余更是心生景仰。采访过程中,每当我眼神中略带不解或传递出“质疑”的时候,贾老都会耐心地讲解,还时不时地起身走到书架前为我们查找他多年来从各方搜集到的珍贵抄本及资料, “用事实说话”;当我把整理好的采访稿送去给贾老审阅的时候,他连标点符号的纰漏之处都给我们指了出来。

  在谈清代药性剧的时候,贾老态度严谨,言辞细密,很有学者范儿。然而采访过后,当我们问及一些比较生活化的问题时,我们又有幸见到了贾老“老顽童”般可爱的一面。他会用“霸道”来形容自己的老伴,因为自己操纵电脑不熟练,偶尔会在不知不觉中让一些资料“消失”,因此被老伴“ 剥夺”了使用电脑的权力;他会像年轻人一样爱玩,游遍各地,用相机记录最美画面,他博客里的好多照片,在我看来可以和专业摄影师的作品媲美了;讲起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得意门生,他也会洋溢着满脸的喜悦和自豪,毕竟,“桃李满天下”是对一个教书先生的最大肯定。

  但谈起来贾老和《草木传》的因缘,我还是得感慨感慨。二十年的光阴,在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占据几分?可贾老和他的夫人在这二十年中,从没放弃过关于《草木传》的任何信息,因为任何一条在别人看来无关紧要的消息,对他们的研究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就像央视的大眼睛记者柴静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真相是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的,你不能要求真相长着一张慈眉善目的脸。贾老和他的夫人为了探究《草木传》及作者是谁这个真相所付出的,远非常人所能及。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些科普作品中的瑰宝能够“真实而清晰”地被传承下去。

  我们此次专访的目的有二:第一,让更多的人了解《草木传》之类的药性剧,尤其是山西人,不要“墙里开花墙外香”;第二,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对老人在默默地付出,几十年如一日,只为一种文化精髓的传承,并借此与诸君共勉,这样,广大的治学者就不必再感慨“微斯人,吾谁与归?”了。

  我想,好多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去,但是有的东西,却会历久弥新,历经岁月的洗礼,依然光华夺目。纵使夕阳近黄昏,依旧无限好!
11

评分人数

海东青 说:很好
世故的小丑 说:贾老师很有见地,记者写的很好,受益匪浅!
韦家国 说:这种采访活动要多搞!推广开来,成为学生和民间中医联系的桥梁!
司亚研 说:采访的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