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声明:未得到中医药论坛(WWW.ZHONGYIYAO.NET)及受访者书面许可,其他任何组织、单位、个人严禁转载、引用本栏目(论坛专访)的内容。

论坛首页 » 论坛专访 » 访黄煌教授(中医药论坛专访)(ZHONGYIYAO.NET)

【添加收藏】
【采访对象】黄煌教授
【采访时间】2012年10月20日
【采访地点】山西中医学院活动中心
【记    者】孙学达 李萍 屈方 刘璐
【专家简介】

黄煌教授简介


    黄煌,1954年生于江苏江阴。1973年开始跟随江苏省名中医叶秉仁先生学习中西医内科,并得到江苏省名中医邢鹂江、夏奕钧先生的指点。1979年考入南京中医学院首届研究生,攻读中医各家学说专业。1982年毕业,获医学硕士学位,1989年受国家教委派遣赴日本京都大学进修老年医学1年,1999年赴日本顺天堂大学医史学研究室研究比较传统医学,2001年获医学博士学位。1982年至今供职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历任基础部中医各家学说教研室讲师、学报编辑部主任、文献研究所副所长、研究生部主任、基础医学院副院长等职。现任基础医学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社会职务为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农工党江苏省委副主委、农工党南京市委会主委、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上个世纪80年代主要从事中医学术流派的教学与研究工作,90年代以后则以名中医学术经验的调查整理与经方医学流派的研究为主攻方向,其中尤以经方方证与药证为研究重点。他编写了我国第一本医案阅读研究的辅导性专著——《医案助读》。他倡导开展中医历代各家学说的比较研究,《中医临床传统流派》勾勒出中医临床医学的传承脉络。他在国内首次开展名中医临床经验的问卷调查研究,并主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的对全国330位名中医的学术经验调查工作,编成了《名中医论方药》《方药心悟》《方药传真》等当代名中医临床经验集。他强调中医经典方的研究和应用,重视方证与药证的文献挖掘与现代阐释,提出辨病名结合辨体质的经方应用模式,并致力于经方的普及与推广。他编写了许多简约明快实用的经方医学著作,其中《中医十大类方》简约通俗,《张仲景50味药证》质朴凝重,《经方100首》丰富翔实,《经方的魅力》轻松全面,《药证与经方》细致可读,《黄煌经方手册》快捷实用,出版发行以后,均多次重印,并被翻译成日文、韩文、英文、德文以及中文繁体出版。现致力于经方的普及推广工作,主持“经方医学论坛”(www.hhjfsl.com)。
    他长期活跃在中医教学、临床第一线,临床经验丰富,学术观点鲜明且具有新意,学术专著紧密结合临床,可读性强,实用性强,受到国内外中医界的广泛关注,是一位在继承发扬中医学术传统方面有突出贡献的学者。

著作
    代表性著作有《黄煌经方使用手册》、《张仲景50味药证》、《中医十大类方》、《经方的魅力》、《药证与经方》、《医案助读》、《中医临床传统流派》等,并主编《方药心悟》、《方药传真》、《经方100首》、《黄煌经方沙龙》等。
附件: 您需要【注册】或【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
2

评分人数

成都张宾 说:请购阅或到图书馆借阅《中医经典名医心悟选粹》,很值得一看。

采访正文


记者:黄煌教授,这几天我一直在听您的讲座,我能感觉到您对于经方的那种执着,您能告诉我您如此钟情于经方的原因吗?

:经方是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它非常安全有效,而且方便价廉。如此宝贝,我们中国人不用它来解决当前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我感觉这是极大的资源浪费!这么好的东西不用,那不是很可惜么?我研究经方有不少年了,应用经方也屡屡取效,尝到了经方的甜头,感受了经方的魅力,总希望经方能惠及人类,也希望经方能振兴中医学。我不仅仅是因为兴趣和爱好,还因为我肩头的一份社会责任,因为我踏进中医大门已经快四十年,从事中医教育工作已经整整三十年了。经方,这个民族的瑰宝,决不能在我们这代人手中失落!

记者:经方是经验方也是经典方,可是我们知道如今经方在中医界以及中医院校教学中并没有被放在一个应有的重要位置上,对此您怎么看?

黄:
是的,这是事实。经方不被重视,中医经典不被重视。现代高等中医教育高估了现有通行教科书的作用,似乎《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方剂学》《中医内科学》已经是中医学的全部,其代表的说理体系就是中医理论的核心,而且统治了整个中医学科。说句不好听的话,有些高校教师讲《伤寒论》讲《金匮要略》,其实讲的是中基中诊的伤寒,讲的是中医内科的金匮。《伤寒》《金匮》的精华被曲解,质朴的医学思想被诠释得十分繁杂,大大影响了学生对经典的理解和临床应用。《伤寒论》《金匮要略》的精华在哪里?在经方上。讲经方又要讲什么?必须讲方证相应。但是,方证相应这种质朴的临床思维是与现行教科书体系是格格不入的。所以,经方被排斥,被搁置,遇冷遇。甚至有些人认为方证相应是对症状用药,讲方证是机械的思维,种种对方证的误解影响了经方的推广。不过,我认为这种情况终将会改变。因为,目前活跃在临床第一线的中医师,特别是基层临床医生已经重视经方。经方的实用性和可重复性,是他们喜欢经方的最大理由。这些年,在出版界,经方的出版物非常好销;在网上,经方的论坛人气火爆;在海外国外,经方也成为中医师的热捧。相比之下,我国高等中医院校的经方研究以及教学反而显得冷清,好像还在观望,好像没有醒来,或者干脆闭眼不视。不过,我想这种局面也是暂时的。从这次我在山西中医学院讲学出现的火爆场面看,经方一定能在高校火红起来。
5

评分人数

铁骨铮铮 说:经方大家。
记者:假如现在重新编著一部《中医各家学说》,您认为我们的经方与其他的各家学说该是怎样的关系呢?

黄:
在中医学术流派里,经方派是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流派。讲中医各家学说,不能不讲经方派。而且,经典是学术之源,历史上许多医家的学说都是从经典发挥而来;许多名方,也是从经方演变或组合而来。要想真正成为大家,不学好《伤寒论》《金匮要略》,是不可能的,历史上许多擅长使用经方的医家都是真正的临床大家。比如清代的喻嘉言、舒驰远、徐灵胎、尤在泾、陈修园,近代的曹颖甫、范文虎、陈伯坛,现代的岳美中、胡希恕、赵锡武,还有你们山西的刘绍武、门纯德、朱进忠等,都是经方的高手。古今中外,这些经方家太多了,我这里无法一一枚举。我计划与我的学生编写一本《各家经方》,介绍历史上的各个代表性的经方家,讲他们是如何认识《伤寒论》,如何认识经方的;谈他们是如何识别各个方证并如何用经方治病的。有他们的学术观点,也有他们的临床医案。计划在高校开课,选修课也许,目的是为学生们打开一扇窗,让他们看一看中医还有这方洁净的芳草地。经方医学,是那么清新,那么实在,那么具有活力,而不是像现在中医学术的那种混浊和空泛。

记者:恩,这样做也就是将我们整个中医经方发展的历史大脉络梳理一遍,然后呈现给大家。

黄:
对啊,给同学们展示中医学的另一番景象,开拓他们的思路。

记者:您一直呼吁“经方花小钱治大病,不花钱也能治病”,那么您认为在现在的社会大环境下如何才能让经方走近大众,真正去解决中国人的“看病难”现状?

黄:
经方走向大众,是我的梦。我有两句话,叫“还方于民,藏方于民”。经方是从哪里来的?经方是中国古代的劳动人民在生活实践中发明创造的,很多方来源于民间,“神农尝百草”“伊尹制汤液” 神话中的神农和伊尹,其实不是圣人,都是劳动人民的化身。经方的专利属于他们。将经方的配方和用法告诉基层医生以及老百姓,让他们能用经方治疗常见病多发病,这叫“还方于民”。既然高校不重视经典,教授不研究经方,中医大学生不学经方,大的中医医院不用经方,那还不如让经方回归民间,教基层医生和经方爱好者使用经方,让经方在民间流传,这叫“藏方于民”。经方大众化是时代的需求。你看《百家讲坛》《中国好声音》《金光大道》《我要上春晚》等节目,都反映了原本属于高端人群把握的国学、历史、音乐、艺术等已经走向大众。当今中医学术也进入了大众化的时代,经方一定要大众化,也能够大众化。下个月我们要召开经方大会,其中有个分会场是面对经方爱好者的,名《大众经方》,就准备大胆地尝试一下。

记者:老师,其实目前为止医生是经方最主要的载体。那么,对于医生来说,用经方确实便廉高效,可是如此也会影响到中医的生计问题,那您怎么看?

黄:
经方方小,药物平常价廉,如果从经营的角度看,开经方会饿死医生。但是,医生是开方的,不是卖药的,医生要靠挂号费诊金谋生,这是行业的规则。当前,必须大幅度提高医生的诊疗收费标准,以体现医生的医疗技术价值,如果不这样,经方就无法推广。医生也是人,也需要体面地在社会上生存。这个事情,是社会的事情,需要ZF出面,但需要我们大声呼吁,需要社会各方贤达们的鼎力相助。当前的医疗改革,如果不改动到这里,恐怕也没多少意思了。
3

评分人数

成都张宾 说:请购阅或到图书馆借阅《中医经典名医心悟选粹》,很值得一看。
记者:您用清晰干练的“黄煌式语言”去解读经方,并建立“方—病—人”一体化的诊疗思路,不仅让中国人离中医更近,也用这种方式让世界更容易读懂中医。您是如何摸索出这样一条中医发展之路的?

黄: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回想起来,我也是经过反复地摸索,在彷徨、困惑、痛苦之中,最后找到了经方,发现这是一条金光大道。刚学医当学徒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信,凡是能看到的书,都看。后来到南京中医学院读研究生,条件好了,书读得更多了,特别是我搞中医各家学说研究,不得不把历史上著名医家的原著通读,而且,做了不少笔记。俗话说,不识货,货比货。书读多了,互相比较,最后就看出名堂来了。中医的书籍数量多,可以说是浩如烟海,是汗牛充栋,但其中《伤寒论》《金匮要略》最值得看,最耐读。尤其是《伤寒论》,历史上研究《伤寒论》书籍最多,中国有注家三百多家,日本还更多。历史上名医很多,但称得上医学家的不多,要所说我心目中的医学家,那大多是那些通晓经典、善于临床、经方娴熟的大家,如徐灵胎,就是其中的一位。中医学的历史悠久,内容繁杂,从经方入手,可以让眼前变得清晰,变得简洁。我喜欢简洁,更重视实用,这可能与我的经历有关。经过那个物质极其匮乏时代的熏陶,让我缺乏玄想的能力。再有,几十年没有脱离临床,就是在中医高校教书编学报,也依然坚持门诊,我坚信,中医研究的终极目标是看好病。在临床上,我目睹了经方神奇的功效,而且发现经方的疗效最容易重复,教学生,学生也容易上手。多年的读书与临床,让我看准了经方。如果说还有哪些机遇?那需要说说我的日本访问的经历。1989年,我有机会去日本进修老年医学,这个期间,我接触了大量日本汉方的书籍,也与日本汉方的专家进行了近距离的交流,特别是与京都细野诊疗所的坂口弘先生、中田敬吾先生过从甚密。日本汉方简洁明快的思路,与我原有的学术思想产生了共鸣,让我更坚定从事经方推广的决心。值得庆幸的是,在日本的一年中,我的思想极为放松,不需要顾及教学大纲,无需关照周围同道的想法和眼光,宽松的学术氛围为我萌发经方医学的方—病—人一体化的诊疗思路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记者:老师,您也读了许多书,而且现在也有许多研究中医的思路,为什么最后您排除了其它,而选择了这条路?

黄:
就如上面所说,为何选择经方?就是为了看好病,教好书。经方安全有效经济,非常适合中国的国情;而且,经方的重复性好,客观性强,便于培养大量的实用人才。当今的中国,广大的老百姓还不是非常富裕,医疗保健还不能奢侈,经方不花钱能治病,花小钱治大病,为何不推广?不推广,就是大傻帽!当今的中医,不能没有高明的中医的理论家,也不能没有博学的学者,但更需要的,是大量的临床人才。因为,当今中国的老百姓在呼唤中医,呼唤那些能看好病的中医,而且性价比、有效性及安全性要高于西医的中医。说实话,这种人才数量不多,远远没有满足社会的需求。看到目前许多中医院校的毕业生,动手能力差,用人单位不满意,我是比较难受的。我一直在做梦,梦想有个经方学院,专门培养大批的从事临床工作的经方医生,为自己的国家,也为热爱中医的人们。

话说过来,我说经方好,并不是说其他的中医不好。推广经方,是当务之急,是权宜之计。为了中医的快速发展,必须有所为有所不为。舍得舍得,要有所舍才能有所得。经方是轻武器,轻装上阵,我们才可以跑得更快一点。其实,中医可研究的东西太多了!
3

评分人数

记者:展望未来,我们的经方发展之路又该如何更好地走下去?

黄:
我对经方的未来充满信心。经方这几年发展越来越快,我主持的经方沙龙网的点击率越来越高,经方相关的书籍在书店均非常好销,国内的经方学习班也是人气很旺,这种势头估计要持续相当长时间。但是,经方的发展需要引导。首先,要坚持“不求其全、但求其真”的思想,要高扬经方医学重视实证的思想原则,重视临床应用经方的事实和经验,反对空论玄说。一个忠于临床事实的个案,胜过空泛的理论长篇。其次,要倡导经验共享的思想。经方的研究需要经验,如果大家不保守,就能共同提高。我一直想建立一个经方案例数据库,如果所有的经方医生都能参与并将自己的案例汇入数据库,则经方的临床应用规范以及疗效评价标准就比较容易建立了。第三,要在全国建立经方研究机构和学术组织,开展经方的教学临床科研,有条件的高校,要开设经方课程或成立经方专业,以培养更多的临床实用人才。我认为,经方普及推广的路还是漫长的。许多中医还是没有重视经方。有的是经典不熟悉,经方不会用;有的是畏惧经方大剂,不敢用;还有的是嫌经方价廉,不想用;还有的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习惯思维以及通套方药,而无视经方或诋毁经方。经方的复兴,是一种医学思想的革新,会触动一些旧有的思想观念和习惯,会有抵触和阻力,对于这点,我是有心理准备的。

记者:近来,诺贝尔文学奖花落中国,这标志着世界开始真正读懂我们中华民族了。文学奖已至,生理学或医学奖还有多远?在您看来,中医和西医哪个得诺奖的可能性更大?

黄:
这个也不好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曾经以《踏上通过斯德哥尔摩的道路》为题,给大学生做过报告,当时就是以此鼓励青年学子们好好学习,继承中医,改革中医。几十年来,中医在国际上的影响越来越大,中医已经不仅仅属于中国。这几年来,我也频繁应邀讲学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国。他们喜欢经方,特别是我的按方—病—人一体化的诊疗思路,受到他们的关注和追随。我的《中医十大类方》《张仲景五十味药证》《黄煌经方使用手册》《药证与经方》等都已经有了外文版。我有感觉,中医学外传的第二次浪潮即将来到,如果说,第一次浪潮是以针灸为载体的话,第二次浪潮一定是以经方为载体。针灸是物理疗法,而经方就是药物疗法,这两种疗法历来都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至于中医界能不能获得诺贝尔奖?这完全不必介意。经方的发明专利权无疑是中华民族的,但经方早就外传和公开,只是其中如何应用上,我国还具有更翔实的经验,还有许多宝贵的文献资料。我曾说过,经方是中华民族除四大发明之外,对人类文明作出的又一大贡献。这个贡献,比得一个诺贝尔奖要有意义的多,有价值得多。

记者:老师,我在平时经常留意您的经方沙龙,有次看到一篇很感兴趣的文章,是关于经方透析法,我觉得这个题目就很新颖,内容是关于您用经方给一位需要透析的尿毒症病人治疗,并且效果还不错。您是怎么看待用我们经方来治疗西医难以攻克的疾病?

黄:
现在医生不好当。因为现代疾病繁多,而且发病原因不明,这些病,或是生活方式不科学,或是精神心理性有问题,或是老年性退化性疾病,或是滥用药物之后,或与环境污染等有关。所以,单一的治疗方法,局部的对症治疗,往往难以见效。经方为何能治疗一些西医感到棘手的疾病?关键首先在于思维方式是整体的,许多经方是以人体为观察对象与调控对象的,而不是以单一的疾病为观察对象,或以对抗病原体为治疗原则。其次,经方源于数千年生活经验的积累,有的时候,经验比理论实际得多,有用得多。用经方,关键是要解决问题,能尽快解除病人的痛苦就行,至于什么道理,有时实在是说不清的,就是业内人士的解释,许多非专业人士也很难理解。就是经方治疗难治性疾病的疗效,也不是百治百效的。医学本身的作用就是有限的,经方也有局限性。但是,我期待着经方医学的不断发展,在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背景下,在吸收现代医学的长处的基础上,我相信,经方医学一定能为人类的健康保健作出更大的贡献。
3

评分人数

记者:您用清晰干练的“黄煌式语言”去解读经方,并建立“方—病—人”一体化的诊疗思路,不仅让中国人离中 ...
引用 4# | 孙学达 发表于 2012-10-25 12:35 PM

【【话说过来,我说经方好,并不是说其他的中医不好。推广经方,是当务之急,是权宜之计。】】,这个话说的好,学经方是权宜之计,决不是中医的大道。经方在生理不明,道理不清的情况下,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方症对应,对应上了,立马见效,不管你是医生还是学生。学经方就是要尽可能准确的把历史还原。对中医的发展没价值。
1

评分人数

弘扬经方,要与经典诊断相结合,没有经典诊断作支撑弘扬经方不可能走远。
许多经方是以人体为观察对象与调控对象的,而不是以单一的疾病为观察对象,或以对抗病原体为治疗原则。所以经方的运用也要做到因人制宜,因病制宜,合理加减,灵活运用。
黄煌教授学术成就很大,来讲座的时候,爆满,从来没有的事情,黄老师讲得特别好,我就主张经方,我们一直在学经方,经方里有很深的医学思想,值得我们学习。希望这些讲座以后能多办一些
2

评分人数

请君购阅或到图书馆借阅《中医经典名医心悟选粹》,很值得一看。
经方的实用性和可重复性与现实经方不被重视的矛盾,随着时间会有所改变
好的,去图书馆看看有没有~
回复 10# 成都张宾
回复 11# 纬纬

但愿如你所言~~~
回复 8# 贺红安

嗯,任何东西机械化了就是去了内在活力,不会长久的
回复 9# 李琪

确实是现场爆满,许多本科生都跑去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