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论坛首页 » 梁常兵 » 中医治疗癌症的一些切身体会

【添加收藏】
本帖是我治疗癌症的一些切身体会,以已经公开发表的文章为主,也有论坛同仁提供的治疗思路和治疗方法,我进行了临床验证,还有一些零星感悟,一并汇总于此,便于同仁浏览、交流。

免责声明:这些帖子是笔者的个人体会,认识上可能不全面,仅限于中医同仁之间进行学术交流,非医人士请勿片面理解、盲目模仿,谢谢!

一、半数以上癌症可以治愈
   
    作者:山东省临沂市红旗医院疑难杂病门诊     梁常兵  巩继梅

    癌症多为虚实夹杂。正虚体现为气血大亏,甚或元气衰败;邪实则是痰气郁结,或是瘀血湿浊内阻,因而扶正祛邪就成了治疗恶性肿瘤的不二法门。但祛邪恐有伤正之虞,扶正又有恋邪之患,所以何时适于祛邪何时应予扶正,及如何祛邪如何扶正的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可以说直接关乎成败。
   
1  因虚致实,扶正即是祛邪抗癌   
    据笔者二十余年的临床观察,癌症患者均以元气大亏为本,以痰凝血瘀为标。普通的气虚血亏者一般是不会癌变的,而其痰凝血瘀则多为气血大亏、失于运化所致, 其根源仍在正虚上。有的癌症患者貌似强健,饮食体力均不逊常人,但其脉常沉涩,色常晦暗,已隐气血衰败之机矣。尝接诊一王姓肝癌患者,体健硕,日前仍在山上采石,仅稍觉腹涨耳,B超提示占位110MM*80MM,并有中量腹水。告之病重,反以为欺之而拒绝治疗,十四日后其人遂殁。
    另治一肝癌患者李某,山东省费县方城镇东古城小学教师,2000年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确诊为原发性肝癌,占位60*110MM,确诊之初即由亲属来我院代为求药。由于未见患者,不知虚实,来人则谓其体质壮实,看不出有何病状,唯时称上腹痛。思其占位颇大,必历时较久,暗耗气血,加之教学任务颇重,虽大肉未脱,其虚必矣。遂以大补元气、益肝健脾、佐以化痰逐瘀为法,用我院科研成果涣膈二号为主,配合涣膈三号,服药6天,上腹疼痛消失;36天,占位缩小为24MM*60MM;共治疗106天,2000年7月份在146医院MRI检查、市肿瘤医院强化CT检查,均提示占位消失。迄今8年,身体健康,一直工作在教学一线。   
    上二例均有邪实“体盛”之征,然元气实已大亏,几至涣散。故王某失治而旋殁,李某以固护元气为法而获救。若只见有形之肿块,而忽视元气之将绝,浪施软坚散结、祛瘀解毒等切削克伐之品则李某亦危矣。
     现代科学认为,癌症是由于基因突变所致,而这种突变则是在机体免疫功能低下或紊乱的基础上渐进形成的。因为免疫调节功能失调,体内肿瘤抑制基因失去了对原癌基因的监控能力,导致细胞分化程度降低,这种低分化细胞具有无限生长性,这就形成了癌症。而中药治疗癌症就是以保护、增强、激活免疫系统功能为突破口,激活P53蛋白及肿瘤抑制基因,提高机体对外来入侵者及变异细胞的识别、侦知、监控能力,增强DNA修复机制和清除机能,启动癌细胞的凋亡程序,以彻底消灭癌细胞。临床实践及基础研究均证实,中医的培元补气正是“保护、增强、激活免疫系统功能”的最有效方法。扶正抗癌真正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   
2  邪实方炽,祛邪又需果敢而行
    笔者的“元气大亏”理论并不否认癌症有邪实的一面。在癌症发生发展的某一阶段,不但邪实是存在的,而且还可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尤其是癌症的中早期,气血尚未衰败,形神未至槁乏,若出现邪实之征,则需果断祛邪。如迁延时日,不但病邪日深,渐成燎原之势,而且耗散气血,正气式微,必失良机矣。
    众所周知,中医的攻逐祛邪是通过激发人体生理功能来达到的,并不是药物本身直接就能中和或杀灭或驱除邪气。如果到了血败精亏、元神不使的境况,还有什么功能可供激发呢?此时再妄言攻邪,岂非一厢情愿?所以说邪实而正不甚衰正是治癌的绝佳时机,抓住了这一机会就有了根治癌症的可能,失去了这一时机,就只能是尽人事看天命了。
    谈到祛邪,笔者认为,癌症并不是什么“毒”,所以传统的“以毒攻毒”似无道理。就肉眼观来说,大部分癌症组织都是死寂、晦暗的“痰浊”,少部分则为暗紫色的“瘀浊”。譬如肝癌或胃癌手术切除的肿块,大多为痰涎样或粘冻样物,从中医学的角度看,这就是痰。而所谓的毒,必须具备阳热、炎上、亢奋、亮丽之象,但所有癌组织均无此特点。如果非要说成是毒的话,也只能说是阴毒了。有的医家望文生义,只要是瘤,便大行活血解毒、软坚散结、清热凉血,甚或浪用全虫蜈蚣乌蛇等,美其名曰以毒攻毒 。“毒”未去,而正气早已涣散,很多人因此陷于绝境。 所以祛邪应谨守辨证,宜去痰瘀、散阴结,而不可一味地清热解毒,更不可妄施搜剔走窜之剂,以防南辕北辙、徒损气血。
    尝治一杜姓老者,七十八岁矣,确诊为食管癌月余,噎阻较重,仅可食面条、鸡蛋等,虽已初显消瘦,但语声宏亮,且素体强壮,颇耐劳作。脉沉滑,舌暗红苔浊而淡黄,痰浊郁结明矣。因其正气尚可支撑,拟先攻其邪,予控涎丹(蜜丸),每日3克,早晨空腹顿服,服药后两小时再进饮食。初服,大便三行,呈粘涎胶冻状,三日后大便渐趋正常,胸腹较前舒适,自言体力未受影响。服药6日,进食较前顺畅,继服12日,进食大为好转,已可食馒头、煎饼等硬物。服至24天,自觉体倦乏力,欲卧,正气受累矣。遂停用控涎丹,改服我院研制的涣膈二号1个月,精神体力较好,饮食无碍,又服1个月停药,3年后随访,体健。
    该患者虽年事已高,但元气未至竭乏,脉证俱有实象,故可攻之,后以培元补气、祛痰化瘀之涣膈二号而收全功,攻补有序最是成功之关键。当然,此案亦有不足之处:控涎丹用至18日即当停用,经谓“中病即止”是也。多服数日,遂有伤正之虞,所幸及时更张,才未酿大祸。
     
   
3  元气大虚,虽有邪实未可攻逐
    晚期癌症患者常有典型的邪实表现,如癌性腹水患者,腹大如鼓、撑涨欲死、艰于进食,甚至稍饮水也会加重症状;巨块型肝癌患者,心腹部肿硬高凸,痞塞疼痛;癌性高热者,恶热渴饮、情绪高亢;胃癌梗阻较重者,舌紫苔厚、食入即吐;肺癌吼声高亢、痰涎涌盛等等。这些患者虽然邪实的一面较为突出,但正虚的一面则更为严峻。首先是脉象,多为沉细涩脉,或是沉微脉,或是浮小濡弱脉。更有一种沉小涩数脉,预后尤差;其次是形销骨立,即所谓的恶液质,此均沉困之像也;再就是小水淋漓蹇涩、大便干如羊矢,乃脾肾衰败之征也。凡此精血耗竭、元气大亏者,均不可勉为攻逐,稍有不慎即会变证蜂起,措手无门。笔者处理这几种既具大虚之象又有大实之征的顽症,经验与教训并存,简述如下。
3.1   大量腹水者不可苦寒泄水,更忌通便泻下:肝癌、肾癌、宫颈癌等晚期常出现大量腹水,此时切忌泻水通便,大戟、芫花、狼毒、芒硝、大黄、二丑等绝不可用,误用之,非但不能有效增多尿量,反而会进一步损害肝肾功能,促使电解质紊乱,使病情迅速恶化。此时只可以温肾健脾为主、佐以利湿化浊之法缓缓图之,笔者用实脾饮或寄生肾气丸加减时有获愈者。治此大证,必须耐心用药2-3个月方可见效。凡急功近利、狐疑不决者,断无生理。
  3.2  巨块型肝癌绝不可使用切削克伐之品:对肝癌,尤其是巨块型肝癌,世人辄以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清热解毒应之。殊不知肝癌晚期脾肾竭乏、气血将尽,何堪动血耗气?犯此忌者,常见腹痛、腹泄、消化系出血、腹水加重,甚或瘤体破裂。对此只可大补元气、益肝健脾、稍佐化痰逐瘀为法,缓缓以消磨之。笔者常用我院研制之涣膈二号据证化裁,疗程多在4-6个月,有的患者已治愈八年以上。
     
   3.3 肺癌喘憋切勿妄施宣肺祛痰:肺癌晚期之喘吼痰涌,固有肿瘤压迫这一邪实的因素,而肺肾两亏、虚痰上犯却是此证之主因。麻、杏、桑白皮、胆南星等宣肺祛痰之剂绝无取效之可能。犯之则痰涎益甚,甚或孤阳上越、气息顿绝。笔者常以金水六君煎重加山萸肉以降上泛之肾水,或稍佐苏子降气汤重加人参以挽无根之肺气。调治得法,恒有收全功者。笔者2001年治山东莒县店子集镇后西庄村任广帮之肺癌,迄今仍体健如常人。
   3.4 癌性发热切忌苦寒直折:癌症晚期之反应性发烧以肝癌最多见,其次是多发性骨髓瘤、肺癌、结肠癌等。体温可高达39度、40度,特点是不恶寒(如伴有细菌感染可出现寒战),也没有明显的头疼、肌肉酸疼等症,而以乏力、欲寐为主。此症虽来势汹汹,但绝非实证,若误投以苦寒之剂则其热益甚。从“但欲寐”一症即可明了,此少阴病也。现此证者多危笃,然调理得法或有回春者。笔者常以四逆汤合补中益气汤、重用人参,如伴有胆系感染者可参以小柴胡汤。  

   
4   元气将尽,惟事温养勿扰气血
   
    癌症患者的末期阶段,形神尽消、真元已绝, 此弥留之际,只可温养固护,不可扰动气血。万勿心存侥幸,使用所谓的抗癌药冒险一搏。 市井所谓的抗癌药不外清热解毒、活血化瘀、软坚化痰、驱风解痉之剂:白花蛇舌草、半枝莲、黄药子、山慈菇、白花蛇、狼毒、生南星、三棱、莪术、全虫、蜈蚣、泽漆等等。这些药大多味苦性寒质劣,与正气毫无裨益,非但不能抗癌,反促使正气消亡。再说了,已至“神不使”之境况,再妄言“抗癌”实在是不切实际。
   不唯如此,即是青皮、木香、枳实、桃红等也绝不可用。于常人此为理气活血之剂,此时却有破气动血之害矣。
   兹将笔者处理几种晚期癌症的体会略事介绍。
    4.1   肝癌末期。除必要的支持疗法外(输液量不能太大),可予小剂量中药以补肝气、健脾气、温肾气,其中尤以保护中气为重。经云“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是也。细心调理之下,能有效提高生存质量、延长存活期。笔者常用《医学六要》补肝汤 (生地 当归 白芍 枣仁 川芎 木瓜 炙甘草) 、参苓白术散、寄生肾气丸等据证加减。
    4.2  胃癌末期。此类患者多有重度梗阻症状,饮食入而复出,甚或水入即吐,可以温阳化气行水之法治之。笔者仿《伤寒论》水逆证,予五苓散,又仿张锡纯意,加赭石、姜半夏,小剂量频服之,时有奏效者。
    4.3  食管癌末期。以饮食梗梗难入、泛吐白沫粘涎为主。此肝肾衰败、气血竭乏、虚气上逆也,治以温润镇气之法。温,即温补元气;润,即养血润燥;镇气,即固护、收敛涣散之真气耳。笔者予人参养营汤合旋复代赭汤加麻仁、苁蓉、芡实、山萸肉,常获佳效。其中旋复花宜少用,以3-5克为宜。
    4.4  多发性骨髓瘤末期。以多发性骨痛、骨折、发烧、贫血为主。宜温养气血、滋补肝肾为主,或辅以甘温除热之法。切勿滥用川断、骨碎补、自然铜等接骨药,因为这些药虽能接筋续骨,但同时也有活血动气之弊,于多发性骨髓瘤末期是不相宜的。笔者常用的方子有八珍汤、右归丸、阳和汤、补中益气汤。阳和汤中之麻黄、白芥子宜少用,以1-3克为宜。
    中医治癌,或攻,或补,或攻补兼施,或温养调护以延长时日,何去何从,要在辨证、择机而行。辨证之依据,不外脉、舌、色、形、声、味、便、溺耳。如辨证精当,选药合理,治愈癌症也绝非不可企及之事。

                             学术交流:  QQ  2589761266
…… …… ……

提示: 您需要【 注册】或【登录】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中华草医 说:梁院长威武,受教了。
中医世家梁常兵
二、试论中医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优势及要点              
  作者:山东省临沂市红旗医院    梁常兵     
         
         关键词:多发性骨髓瘤  MM  涣膈饮  中医治疗
      多发性骨髓瘤(MM)是较为典型的疑难重症,西药治疗效果不佳,预后不良,而中医治疗该病倒是显示了很好的前景,有些病人已治愈十年以上。本文试就相关的几个问题作一简单探讨,谬误之处请同道不吝指正。      
      
      一、中药可以治愈多发性骨髓瘤      
      
      髓为奇恒之府,比较而言,较五脏发病更易治疗。大量临床也证实多发性骨髓瘤是完全可以治愈的。
      多发性骨髓瘤是浆细胞恶性增生所致的恶性肿瘤,主要侵犯骨髓,以溶骨性损害为主。 常见症状为骨痛、病理性骨折、贫血、出血、发烧等。中晚期则多伴以反复感染、肾功能损害等。值得注意的是,该病早期骨痛常呈游走性,中晚期则多为固定部位。而其骨折,多为腰椎压缩性骨折,及肋骨骨折,也可见肱骨骨折。              
本病起病在骨,而其根在髓。肾主骨而生髓,故治疗上以补肾为第一要务,辅以益气养血、活血通瘀,或佐以清化痰浊。肾气壮而精气生,正胜则邪退,不治瘤而瘤细胞自消 ;瘤细胞消退,则骨髓功能恢复,气血自生,其病自愈。笔者创立的中药复方涣膈饮系列,2号工于补益元气、化瘀血、逐痰浊,而涣膈5号则有调理气血、补肾壮骨之功效,故与多发性骨髓瘤正相吻合。而涣膈3号长于祛瘀生新,并能醒脾开胃,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该系列方在多发性骨髓瘤的治疗上显现了诸多独特之处:一是见效快,一至三个疗程即可使瘤细胞下降,血像好转,体质增强。二是基本无毒副作用,除个别人,尤其是化疗后者,可能出现恶心、呕吐、轻度腹泻外,未见其它不良反应。山东省医工所及山医大药理教研室的药理实验也证实“无明显不良反应”。三是具有根治的作用。由于无毒,无副作用,适于连续治疗,很多患者在服用6-12疗程之后(多者可达24个疗程),症状消除,浆细胞正常,血像正常,骨损害恢复,宣告治愈。
     所以说,治愈多发性骨髓瘤并非万难之事,在治疗之初树立起坚定的信念是治好本病的前提      
      
  
      
      二、治骨痛、骨折不可漫用活血、“接骨”药
      
     本病之骨痛、骨瘤形成、甚或骨折,是为元气竭乏、精血大亏、气失温养、肾精不得注于骨所致。因属本虚标实证,故理气活血止痛剂不可妄施。譬如元胡、苏木、三棱、莪术等,不惟于疼痛无补,有的患者反而越用越痛,越用体质越差。此时宜温养气血、滋补肝肾为主,或稍辅以养血活血之剂,如川窮、归尾、丹参等。骨得温养濡润,寒凝自消,其痛自减;气血得以正常运转,瘀滞自除,骨瘤自消。
      至于骨折,切勿滥用川断、骨碎补、自然铜等“接骨药”,因为这些药虽有接筋续骨之效,但同时也有活血动气之弊,于多发性骨髓瘤末期是不相宜的。骨碎补一药,本草多言其补肾强骨之能,列为接骨第一药。然笔者体会,此药活血力大而补肾力小,甚至体会不到其补肾的作用。对于体壮气实者,骨折之后用之确有效验,用其理气活血之力也。多发性骨髓瘤乃极虚之证,用之鲜有奏效者。
      自然铜,其性沉降,伤脾败胃,于多发性骨髓瘤有百害而无一利,切勿浪用。      
      
      三、治疗浆细胞增高,禁用凉血解毒、软坚散结
      
      有的重症患者瘤细胞性浆细胞可达85%,免疫球蛋白(IgM、IgA、IgG等)可达一千以上。对此,有的医家望文生义,认为只要是瘤细胞增高,或免疫球蛋白病理性增高,就必用凉血解毒、软坚散结之品:黄药子、山慈菇、南星、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夏枯草等等。甚或浪用全虫、蜈蚣、乌蛇、蟾蜍、天龙等五毒,美其名曰以毒攻毒 。毒未去,而正气已涣散,很多病人因此陷于绝境。
      其实浆细胞增高或免疫球蛋白增高的根本原因是元气大亏所致。 而所谓的元气大亏,就是机体的免疫、调节功能极度低下或极度紊乱。由此而导致体内肿瘤抑制基因失去了对原癌基因的监控能力,导致细胞分化程度降低,这种低分化细胞具有无限生长性,从而导致浆细胞极度增高或免疫球蛋白病理性增高。而中药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就是以保护、增强、激活免疫系统功能为突破口,激活P53蛋白及肿瘤抑制基因,提高机体对外来入侵者及变异细胞的识别、侦知、监控能力,增强DNA修复机制和清除机能,启动癌细胞的凋亡程序,以彻底消灭癌细胞。临床实践及基础研究均证实,中医的培元补气辅以化痰逐瘀正是“保护、增强、激活免疫系统功能”的最有效方法。因凉血解毒、软坚散结等治法破血动气,恰恰能降低多发性骨髓瘤(尤其是晚期)患者的免疫、调节功能,因而是不相宜的。中医的精髓是辨证论治,如果置脉、舌、色、形、声、味、便、溺等于不顾,仅凭病名,甚至是仅凭想象而遣方用药,欲治此大症,确实是不可企及之事。
    四、轻链型万勿拖延治疗,更不可轻用化疗药
    由于多发性骨髓瘤轻链型最易损害肾脏,轻者造成氮质血症,重者甚至形成尿毒症,故其治疗更为急迫。肾为先天之本,在已经为病所累的情况下,如再加以化疗药的的重度打击,则必致根本动摇,陷于绝境。所以说,对于化疗我们持否定态度。由于化疗对消化系统、造血系统,乃至整个免疫系统都有极强的破坏作用,从根本上动摇了患者生存的基础。人之不存,何以疗病?化疗后也可能浆细胞暂时有所下降,但肾功能也会进一步减退,这实在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笔者体会,反复化疗的患者,由于“神不使也”,对续后治疗常不敏感,预后也大多较差。
    轻链型多发性骨髓瘤不仅不可轻用化疗药,即便是激素类药,如地米、甲强龙等也以慎用为宜。因为激素类药对骨质也有巨大的破坏作用。               
    肾为五脏之一,其病远较髓这个奇恒之腑难治。然治之得法,成功逆转也并非难事。需要强调一点,治疗轻链型多发性骨髓瘤的重点仍然是抗癌,即针对浆细胞的病理性增高、免疫系统的损害等为主,针对肾脏用药依然是第二位的。但针对肾脏用药又绝对不可或缺。笔者体会,轻链型对肾脏的损害主要表现在湿毒内存和瘀浊内阻上,常见面色晦暗、胫骨前水肿、舌淡苔厚腻、小便清澈无臊味(毒邪不能外排)。也就是说轻链型对肾脏的损害以邪实的一面为主,所以治疗上应以祛瘀化浊排毒为主,辅以调补肾气,笔者常用膈下逐瘀汤合寄生肾气丸加减,每获佳效。不可宥于肾脏有补无泄之说,滥用温补,否则必致邪毒内闭,变症蜂起。
   
    五、多发性骨髓瘤发热切忌苦寒直
   
    多发性骨髓瘤晚期常并发感染、发烧、贫血、出血等症,尤以发烧为多见,体温可高达39度、40度,特点是不恶寒(如伴有重度细菌感染可出现寒战),也没有明显的头疼(或可伴有肌肉酸疼),而以乏力、欲寐为主。此症虽来势汹汹,但绝非实证,若误投以苦寒之剂则其热益甚。从“但欲寐”一症即可明了,此少阴病也。见此证者多危笃,然调理得法或有回春者。笔者常以四逆汤合补中益气汤、重用人参,如伴有胆系感染者可参以小柴胡汤。其它常用的方子还有八珍汤、阳和汤等,阳和汤中之麻黄、白芥子宜少用,以1-3克为宜。
    此类发烧常为高烧,且不恶寒,所以常被误认为实热。曾接诊一患者,已发热月余,某医以当归六黄汤、小柴胡汤不效,后用东垣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三副有小效,又因加大连、芩、石膏量而其热愈炽,遂以为实证无疑,白虎汤、犀角地黄汤、防风通圣散等遍用之而寸功不立,反致饮食尽废、形消骨立。及至笔者接诊时,脉洪大,重按全无,舌淡嫩无苔,此真气已散,法在不治。经其家人再三恳求,勉为处方:红参30、附子9(先煎30分钟)、山萸肉30、大熟地30、五味子6,一副,水煎,分3次服。嘱停用其它一切抗癌药,以防重伤将绝之元气。隔日午后其家人复来取药,言服药后即未再起热,停药一天,体温又升到37.8度。复予前方两剂,其热平复。其家人要求服用我院的涣膈饮,并配合化疗。虑其真元已绝,必不耐化疗之祸,遂婉言拒绝。后得知该病人殁于化疗的第四天(一疗程尚未结束),令人欷嘘不已。
     
     六、典型病例
      
     1、 多发性骨髓瘤轻链型:
     区X山,男,52岁,黑龙江伊春人 。2006年于哈尔滨某医院诊断为多发性骨髓瘤轻链型,当时浆细胞25%、肌酐246、BUN12,用万科化疗2疗程,效果不佳,诸指标反呈上升趋势(浆细胞46%)。于2006年11月17日来红旗医院就诊.
     患者多处骨痛,左锁骨骨折并骨瘤形成,T12L1压缩性骨折,尚可勉强行走。纳差、大便调、小便量可色淡无臊味。面色黯黑,脉弱沉取有滑像,舌淡边有瘀斑及齿印。拟方:涣膈2号 180mm bid、涣膈5号 180mm bid、涣膈3号 1丸 tid、清肾合剂180mm bid。服药一疗程,病情减轻,小便色较前深。服药三疗程,浆细胞15%、肌酐160、BUN9。
     后以上方出入,共治疗11个疗程,左锁骨骨瘤消失,肾功正常,骨穿偶见瘤细胞。此后隔两个月服药一个月,8个月后,诸症消失,遂告愈。   
      
      2、 多发性骨髓瘤重度发烧案:
      
      姜XX,男,59岁,江苏铜山人,因发烧胸痛7个月,2008年于徐州、南京等多家医院诊为多发性骨髓瘤,予马法兰、地米等,症状无明显改善,于2009年3月9日来红旗医院就诊.
      刻诊:浆细胞35%(外院报告)、血RT:WBC 3.72  HGB  89   PLT  77   尿RT:正常。
      主症以发烧为主,辄达39度,同时伴多处骨痛,尤以胸痛为著。患者反映,每届高烧时下肢反冷,或者只要感到下肢发凉,很快就会发烧。观面色黄、颧部红,脉虚数、舌淡体胖嫩、苔不显。此中气大虚、肾阳式微、“大虚有盛候”也。制订方案如下:涣膈2号 180mm bid、涣膈5号 180mm qd、涣膈3号 1丸 tid。另予补中益气汤重用人参、加附子6克,日一剂。10日后体温渐降,一月后体温稳定在35度--36.5度,同时骨痛也大为减轻。9月份骨穿浆细胞17%、血像在正常范围,现仍在治疗中。

                             学术交流  QQ  2589761266
中医世家梁常兵
三、中医治疗脑胶质瘤述要
        

      作者:山东省临沂市红旗医院    梁常兵、巩继梅 、巩波等

脑胶质瘤发病率较高,多发于青中年,最初病情进展缓慢,且极有隐蔽性,一旦出现症状,则症状迅速加重(这和脑部的解剖特征有关)。

西医主要以手术为主,辅以放疗。遗憾的是手术大多属于姑息手术,仅仅能短时间缓解脑压迫症状;而X刀、伽马刀等对胶质瘤细胞


不是太敏感,特别是星形Ⅲ或Ⅳ级以及胶质母细胞瘤尤其不适宜。再就是放疗对正常脑细胞的损害过大,“伤敌一百,自损三千”,所


以放疗也不是好的选择。

中医药在治疗脑胶质瘤上显示了较好的前景,一是控制症状较快,多数患者在一个月内症状改善,譬如头疼减轻、癫痫发作减少或者


停止发作、体质好转。二是瘤体逐步缩小,影像学检查结果满意。三是复发机会较少,生存期和生存质量大大提高。

兹就中医治疗脑胶质瘤的点滴临床体会汇报如下,请诸位同仁斧正。

一、脑胶质瘤必须从肝论治

按寻常理解,肾主骨生髓,而脑为髓之海,故而脑胶质瘤应该从肾论治,事实上大为不然!

从肾论治,只是从中医脏腑理论推理而来的一厢情愿的看法,缺少临床实际的支持。脑胶质瘤的主要表现是:头疼、头晕、面部发


麻、肢体发麻、或者是癫痫发作等等,这些症状在中医理论上属于何种病机呢?---毫无疑问,属于肝风内动。所以说,脑胶质瘤的治


疗必须从肝风入手!

这是临沂红旗医院疑难病科诸多大夫十余年来细心观察的结果,也是我们治疗脑胶质瘤核心技术的基础。

肝风内动,究竟是虚是实呢?

回答很明确---是虚证!肝经阴血不足、虚而生风。

本病主脉是弦细、细弱、细数,初期可以有弦滑脉,但沉取大多细或弱;

本病舌像以淡暗或淡红为主,舌苔不显或薄白苔,并有纵向裂纹或不规则裂纹,病情深重者,裂纹也常较宽而深。

大家最为关心的无疑是治疗原则和处方,在下不揣简陋而简述之。强调一点,本文所言治疗原则和处方,仅为我们的一家之言,仅仅是用于学术交

流,切勿照本宣科、模仿误事。尤其是处方,仅为代表性的几味,并非全方,不可擅自取用,切切!

治则:养肝补血、攻逐痰浊、佐以健脾祛风。


处方:龟板、白蒺藜、天麻、山萸肉、当归、露蜂房、半夏、苏子、白术、泽泻、白芍……


二、补肾填髓是治疗脑胶质瘤的第二步

脑胶质瘤在治疗之初,肝风内动的确是主要矛盾,但随着疗程的进展、病情逐渐缓解,风证渐微,肾精不足、脑髓空虚的本源就暴露了出来。

毕竟本病病位在脑,而且肝肾同源,所以补肾填髓也是本病治疗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要知道,肾精不足、脑髓空虚和肝风内动可以有着千丝万

缕的联系,甚至是直接的联系,只是在治疗初期这不是主要矛盾,不能作为治疗切入点而已。

在这一步,由于病情已经得到控制,患者的情绪大多明显好转,治疗进入“快车”通道,但疗程不可过短,一般以三个月为宜。

处方:杞菊地黄丸加龟板胶合通窍活血汤化裁。

三、元气大虚是发病的根本

笔者在《半数以上癌症可以治愈》一文中提到:

癌症患者均以元气大亏为本,以痰凝血瘀为标。普通的气虚血亏者一般是不会癌变的,而其痰凝血瘀则多为气血大亏、失于运化所


致, 其根源仍在正虚上。有的癌症患者貌似强健,饮食体力均不逊常人,但其脉常沉涩,色常晦暗,已隐气血衰败之机矣。

现代科学认为,癌症是由于基因突变所致,而这种突变则是在机体免疫功能低下或紊乱的基础上渐进形成的。因为免疫调节功能失


调,体内肿瘤抑制基因失去了对原癌基因的监控能力,导致细胞分化程度降低,这种低分化细胞具有无限生长性,这就形成了癌症而


这个“免疫功能低下或紊乱”就是以元气大虚为前提的。


四、脑胶质瘤治疗切忌温热之剂

我们认为,癌症的病机主要是元气大虚,在此基础上出现阳虚寒凝,结滞而为癌。所以我们治疗癌症,以大补元气、温化痰浊为主线。

但是,脑胶质瘤恰恰例外,这个病不能使用温热药。附子、干姜、肉桂、硫磺、丁香等等尽皆忌之。贸然用之,必致头疼、昏晕、恶心、呕吐、乏

力,甚至诱发其它慢性病。

这是本病和普通肿瘤不同处。即便是脊髓胶质瘤也可以使用温热药,独独脑胶质瘤不可用。这是我们长期积累的经验(或者说是教训)。

前已述及,脑胶质瘤最初的切入点在肝。肝用阳而体阴,故治疗当从养肝阴、益肝体入手。再加上脑胶质瘤位置在人体最高点,是为诸阳之会,其

发病应该是以体病—阴精、脑髓亏虚为主,故而治疗上不可温阳壮火,以防引发风邪内动。

这个认识,很大程度上是从临床用药反推而来,这大概也是中医独特之处吧。

五、典型病例

1、脑胶质瘤失败案例

某女、22岁、头疼、呕吐多日,于市医院诊为脑胶质瘤,瘤体巨大,位置不佳,不具备手术条件,转求中医治疗。

当时辨证为“元气大虚、痰凝风扰”,仿脊髓胶质瘤验案,予我院癌症效方“涣膈二号”合半夏白术天麻汤。

患者用药后,身体燥热,头疼较明显。次日右下腹疼,局部出现腹膜刺激征—慢性阑尾炎急性发作。遂转往市医院普外进行阑尾手术。

该病例治疗宣告失败。

事后病例讨论,一致认为和涣膈二号的温热药有关,温阳散寒的治则是不适于脑胶质瘤的。

2、脑胶质瘤成功案例

邳州铁富镇刘某、脑胶质瘤两次手术,病灶复发,癫痫发作,日数次,历时30秒至两分钟不等。

有了教训,遂从肝论治,予拙拟益肝三号,配合涣膈四号,二十一天,癫痫发作停止,丙戊酸钠等癫痫药全部停用。

治疗六个月,加强CT提示,病灶消失,体健,现可以正常工作。

3、附:脊髓胶质瘤治验

临沭白旄庞某,女,三十六岁,双上肢、脐以上麻木,于市医院诊为脊髓胶质瘤,占位约七厘米,无法手术。

予涣膈二号、涣膈四号,有时配用通窍活血汤,前后断续治疗约一年,症状消失,MRI提示:未见明显占位。

                    学术交流!QQ   2589761266
中医世家梁常兵
四、肝癌治验二则


徐X存、男、44岁、山东省费县探沂镇人。患原发性肝癌、占位50*70mm。2000年在临沂市红旗医院服用涣膈饮(涣膈二号)3个月,肿瘤缩小为31*43MM,因故停药,停药时右上腹尚可触及一包块,呈中等硬度。
5年后随访,生活基本正常,可从事农活,右上腹仍可触及一包块,质地柔韧。

李X河、 男、50岁、山东省费县方城镇东古城小学老师,  患原发性肝癌,占位60*110MM,2000年在临沂市红旗医院服用涣膈饮106天,146医院核磁共振提示占位完全消失,,宣告治愈。随访6年,身体健康。
病愈后,又做了两次核磁共振,提示肝脏无异常表现。


案一,是典型的“带瘤生存”,这为癌症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

案二,服中药6天,开始好转,右上腹剧痛减轻(最初基层医院诊为胆道蛔虫),治疗到86天检查,占位已经消失,这说明中医也可以打出漂亮
的快速歼灭战。2000年底,李先生送来一面锦旗“华佗在世、妙手回春”,既是对中医治疗癌症的肯定,也是对我们的鞭策。

               学术交流:  QQ  2589761266
中医世家梁常兵
五、抗癌拾零

就综合疗效和生存质量、生存期来说,中医治疗癌症比西医治疗癌症(尤其是化疗)要好得多,要更加人性化。 但为什么西医的化疗仍旧很受推崇

呢?很多患者前仆后继、视死如归,让人唏嘘、感叹。 究其原因,是西医的“说理”很“清晰”、很“明白”、很“合心”。 化疗的说辞是“杀灭癌细胞”,虽

然这只是一种愿望、只是一种想象,但现代医学冠冕堂皇地说出来,就有人相信,就有人去尝试。 反观中医治疗癌症的解释,是从调补元气、促进

细胞分化来阐明原理的,就不如“杀灭”来的干脆、来的直接、来的“解气”...

有的中医教授把中医抗癌称为“零毒化疗”,很好,很到位,很符合患者的要求,可以借鉴!
中医世家梁常兵
笔者的“元气大亏”理论并不否认癌症有邪实的一面。
引用 1#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1-30 03:55 PM

    对,邪之所凑,其本必虚。院长的观点与癌症以本虚为要相吻合。
病来病愈皆五行
有的中医教授把中医抗癌称为“零毒化疗”,很好,很到位,很符合患者的要求,可以借鉴!
引用 5#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1-30 04:49 PM

      高人之语也!吾的实践是货真价实的“零毒化疗”,其特色与亮点在于除了五行的信息,没人任何的物质进入调理对象的体内。
病来病愈皆五行
高人之语也!吾的实践是货真价实的“零毒化疗”,其特色与亮点在于除了五行的信息,没人任何的物质进入调理 ...
引用 7# | 乾坤数码中医 发表于 2015-1-30 21:56

谢谢乾坤兄点评!

初步体会,乾坤兄的数码疗法,需要很精细的辨证,用错了配方,也是有不良反应的。

所以,四诊材料确实需要充分收集!
中医世家梁常兵
对,邪之所凑,其本必虚。院长的观点与癌症以本虚为要相吻合。
引用 6# | 乾坤数码中医 发表于 2015-1-30 21:54

抗癌第一要素:心态!

要说得了癌症不害怕,那是虚构的英雄,世间不存在。

但是,既然灾难来了,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倒不如大胆应对,反倒有一定的胜算。

临床治好的诸多癌症患者,大多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幽幽凄凄者难过此关。
中医世家梁常兵
本帖最后由 乾坤数码中医 于 2015-1-31 06:33 PM 编辑
初步体会,乾坤兄的数码疗法,需要很精细的辨证,用错了配方,也是有不良反应的。
所以,四诊材料确实需要充分收集!
引用 8#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1-31 09:30 AM

       谢谢院长的中肯点评,数码疗法也属于中医,既然是中医就得用四诊信息的支撑,否则不仅没有效果,也会有副作用的。但数码的优点是没有任何物质进入人体,也没有传统意义的毒性,不用担心肾中毒或者肝中毒,安全性甚高。
病来病愈皆五行
抗癌第一要素:心态!要说得了癌症不害怕,那是虚构的英雄,世间不存在。但是,既然灾难来了,缩头是一刀, ...
引用 9#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1-31 09:31 AM

       对,好些人是被癌症吓死的。如果心理上没有被吓倒,那癌症的康复,从中医的角度去看应该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儿。
病来病愈皆五行
癌症这一类和免疫密切相关的疾病,数码疗法应该是大有作为的!
中医世家梁常兵
本帖最后由 乾坤数码中医 于 2015-2-1 02:09 PM 编辑
癌症这一类和免疫密切相关的疾病,数码疗法应该是大有作为的!
引用 12#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2-1 09:36 AM

      院长讲得很对,只要不是器械创伤型的疾病,用中医或者数码中医都是大有作为的。一切能够自愈的疾病,包括艾滋病,那怕自愈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用中医的方法就能创造条件让患者自愈,而且自愈率还相当的高。呵,呵,讲自愈,有些人心里好受一些。有些人士就说,笔者不用传统的药物就能让他人康复,那是自愈,笔者欣然答道,对,如果一些重大的疾患,在别的地方不能自愈,也不能治愈,那到了笔者这里十有八九就自愈了,这对社会也是一种贡献啊!
病来病愈皆五行
本帖最后由 乾坤数码中医 于 2015-2-1 02:17 PM 编辑
癌症这一类和免疫密切相关的疾病,数码疗法应该是大有作为的!
引用 12#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2-1 09:36 AM

       无论是数码中医还传统的中医,对付癌症真的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儿,补泄而已,虚则补之,亢则泄之,如此而已。何难之有,有些人士认为中医的方法不能治愈癌症,这令笔者非常的困惑!这在理论上及实践上均讲不通呀!
    其实常见的一些重大疾病,如冠心病的康复也是如此,心气虚则补心气,心血不足则补心血,火旺则滋阴降火,如此而已,若有准确四诊信息的支撑,需要一些时日,冠心病的康复也是可以轻易实现的。
病来病愈皆五行
本帖最后由 乾坤数码中医 于 2015-2-1 02:22 PM 编辑
癌症这一类和免疫密切相关的疾病,数码疗法应该是大有作为的!
引用 12# | 梁常兵 发表于 2015-2-1 09:36 AM

院长有先见之明,比如哮喘这类的顽症(这是典型的免疫过亢,免疫诱导性疾病),若有准确四诊信息的支撑,调理后的当天晚上即可止喘,调理一些时日即可痊愈(或者自愈)。其实也是用母子补泄法补补泄泄而已。该补则补,该泄则泄。
病来病愈皆五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