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声明:转载、引用本栏目(悬壶案录)内容前,请联系原作者许可。患者请到正规医院就诊,严禁尝试网上方剂,否则,一切后果与作者及本论坛无关。

论坛首页 » 悬壶案录 » 《伤寒论》中如何治疗心悸证

【添加收藏】
心悸,是病人自觉心中悸动,惊惕不安,甚则不能自主的一种病症,临床上一般多呈发作性,每因情志不遂,或劳累过度而发作,且常伴胸闷、气短、失眠、健忘、眩晕、耳鸣等症状。

   轻者为惊悸,重者为怔忡,可呈持续性,可以是自觉或他觉的症状。其病名首先见于张仲景《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

  《伤寒论》中对此病证治论述内容较散,不易掌握,现对其治法及代表方做一概括总结。

    ●病因病机

心悸主要病位在心,但与肝胆、脾、肾等脏腑功能失调密切相关。

心之气血不足,阴阳受损,心神失养,或痰、瘀、火等病理产物侵扰致心神不宁,悸动不安,或肝胆、脾、肾等脏器损伤,不能辅心行令,心神动摇,动悸不安为其基本病机。
…… …… ……

提示: 您需要【 注册】或【登录】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
●辨证论治

张仲景主要从心、脾、肾、肝胆方面对心悸进行论述。  
  
    【1】从心论治

(1)心阳不振证

《伤寒论》第64条曰:“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本条论述过汗伤阳致心阳虚证治。

心为君主之官,其阳气当下温诸脏,尤其与肾阴相济,是谓水火既济,现心阳气随汗液外亡,故阳气上下不得接续,心中空虚,而悸动不安,以其心中虚故“欲得按”。

临床还可见眩晕,胸闷气短,动则尤甚,面色苍白,形寒肢冷,舌淡苔白,脉虚弱或沉细无力。治当温补心阳,以桂枝甘草汤为主方。

方中桂枝辛甘性温,入心助阳,炙甘草甘温补中益气。桂枝与甘草相伍,辛甘合化,温通心阳,心阳得复,则心悸自平。本方为治疗心阳虚之祖方,适用于心阳虚轻症,临床上心阳虚重症可随证加减。

如《伤寒论》第118条曰:“火逆下之,因烧针烦躁者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主之。”本条可视为桂枝甘草汤更进一步,不但心阳不足,更有阴不敛阳,阳气欲外越之势。故致心神浮越于外,而生烦躁之症。

烧针发汗,损伤心阳,其机理与桂枝甘草汤相似,病人可见心悸。烦躁因于心阳虚心神不敛,非热邪所为,故病人还可见舌淡苔白等。

治宜温通心阳,重镇安神之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桂枝甘草汤需顿服以急固其阳,而此条更重却一剂三服,以病重者宜缓图,不可急攻也。

(2)心阴阳两虚证

《伤寒论》第177条曰:“伤寒脉结代,心动悸,炙甘草汤主之。”本条论述心阴阳两虚证治。病始为太阳外感,失治误治,日久不愈,逐渐内累于心,今外邪已罢,仅存里虚证。

心主血脉赖阳气以温煦,阴血以滋养,心阴阳气血不足,故见心动悸,心阳虚鼓动无力,心阴虚脉道不充,心之阴阳俱不足,故见脉结代。

另可见头晕目眩,气短失眠健忘,面色无华,倦怠乏力,舌淡苔白等。治当益气养血,以炙甘草汤为主方。

方中炙甘草补中益气,以充气血生化之源,合人参、大枣补中气,滋化源,气足血生,以复脉本,生地黄、麦冬、阿胶、麻仁养心阴,补心血以充血脉,然阴无阳则无以化,故用桂枝、生姜宣阳化阴,且桂枝甘草相合辛甘化阳,以温通心阳,加清酒振奋阳气,温通血脉。

诸药合用,阳生阴长,阴阳并举,共奏通阳复脉、滋阴养血之功。


【2】从脾论治

(1)脾阳虚水停证

《伤寒论》第67条曰:“伤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

本条论太阳病误用汗吐下后致中阳受伤的证治。误施吐下损伤脾胃之阳,脾运失职,水饮内生,饮停心下则心下胀满,土虚不能制水,则水气上冲,故见心下逆满,气上冲胸。

治当温脾阳、化水饮。以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为主方。本方可视为桂枝甘草汤加茯苓、白术而成,即桂枝甘草汤类方。

临证当见心悸。因过汗心阳受损,脾阳亦伤,水气内停,故温补心脾之阳,则水气散。

方中茯苓养心益脾,能补能渗,利水渗湿,桂枝温阳化气,平冲降,以折上逆之势,白术健脾燥湿,甘草补脾益气,助茯苓、桂枝治在中焦,促脾转运,培土制水。桂枝、甘草相配,辛甘化阳,以退阴翳。

(2)脾气血两虚证

《伤寒论》第102条曰:“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本条论里气先虚,心脾不足,气血双亏之人复被邪扰,则神烦不宁,心中悸动。

治之不可骤以辛温发汗药驱邪,当以建立中气为主,中气得充,水谷精微得化为营卫气血,邪气自可退却,故以小建中汤为主方。

本方由桂枝汤倍用芍药加饴糖组成,方中饴糖甘温补中,配以甘草大枣补益脾胃,倍用芍药,配甘草、大枣酸甘化阴,以养血和血,缓急止痛,桂枝、生姜温通心脾阳气,与甘草相合,辛甘化阳以温阳养心。

诸药协同,建中补虚,气血阴阳双补,具平衡阴阳,协调营卫等作用。
【3】从肾论治

《伤寒论》第82条曰:“太阳病发汗,汗出不解,其人仍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动,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汤主之。”

外感过汗,表证虽解,而少阴阳气大伤,形成变证。阴寒内盛,格虚阳于外,而致肾阳虚不能制水,水气泛溢上下内外,则诸证自现。

水气凌心则悸,清阳不升,清窍被蒙则头眩,水气浸渍四肢筋脉,故见身瞤动,振振欲擗地。治当温肾利水,以真武汤为主方。

方中炮附子温振少阴阳气,肾阳复,则下焦气化启动,使水有所主,白术健脾利水,使水有所制,茯苓淡渗利水,佐白术健脾健脾,使水湿下渗。

生姜宣散水气,助附子布阳,芍药活血,利小便,兼制姜附燥烈之性,使水有所去之处。五味合用共奏温阳利水之功。

【4】从肝胆论治

《伤寒论》第107条曰:“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本条论述太阳病误治邪陷入少阳,枢机不利,胆热内郁则胸满,胆火扰心则心烦而惊惕,治宜和解少阳,通阳泄热,重镇安神,以龙骨牡蛎汤为主方。

本方由小柴胡汤去甘草加龙骨、牡蛎、铅丹、大黄、茯苓、桂枝而成。用小柴胡汤和解少阳,宣畅枢机,加桂枝通达郁阳,加大黄泄热和胃,加龙骨、牡蛎、铅丹重镇安神。

   ■综上可知,《伤寒论》治心悸以温阳法体现最为明显,也兼用滋阴和阳,和解少阳之法,治法灵活多样,在用药组方上不仅严谨,而且有新的发挥,使我们深受启发,对今后学习有很大帮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