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登录 回复

论坛首页 » 思考中医 » 方证是辨证的尖端,同时也是中医界的悲哀

【添加收藏】
偶读《皇汉医学学术思想探究》,感到里面隐藏着一些东西,特节选一些供大家深思。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秦汉时,中医学纳入了以阴阳五行为核心的思辨合理主义哲学,促使了医与巫的分离,并产生了朴素的中医理论,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思辨合理主义的滥用,尤其是程朱理学兴起后。金元四家及清代的叶天士等,俱有丰富的经验事实,以售其术,不得不牵引此说,故引《内》、《难》之文多断章取义;正因其为医不为理论所拘,故能有所创新,终成一家之言。至其末流,不得先事实后理论之要领,则想当然而曰:桑叶多络脉,禀霜秋之气,故善清肺络;以鼓皮之败,故能治臌胀;麻黄之处,不为雪覆,故能通阳;莲心倒悬,故能下济肾水;百合昼开夜合,故能治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皇汉医学》出版后中外关于方证相对学说的研究概况。章太炎说:“令仲景而在,其必曰,吾道东矣”;曹颍甫说:“汤本氏独抒卓见”,“其所撰著必有足以启导吾人研究之方法与趣味者”;余云岫说:“此书是中国旧医的救命符,大可助长反对新医之威势,大可当作拒敌医学革命军之利器”;陈存仁赴日考察,收集日本汉方医书93种,编撰而成《皇汉医学丛书》,于1937年出版;陆渊雷循此书体例作《伤寒论今释》,《金匮要略今释》,创“症候群”学说,影响深远;余无言受其影响,作《伤寒论新义》,《金匮要略新义》,析清《内经》与《伤寒》的关系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本帖最后由 杏林老道 于 2017-8-4 09:28 PM 编辑 国内对方证相对学说的研究概况略述建国50年来,国内致力于对证的本质的研究,近年来,探求证的本质的研究日益减少,而对方证相对的研究,却如火如荼,但都是以病机层次上的相应为归宿的。2006年度国家自然基金“中医药学几个关键科学问题的现代研究”项目招标指南中,“病证结合,方证相应”研究被列入重大研究计划,并将予以重点资助。这充分体现了国家对方证相对学说的重视,但其目的,是为了探求方证如何在病机层次上对应。如王永炎等人撰文指出:“方证相应体现了直接与间接对应关系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病证结合,方证相应”研究被列入重大研究计划,并将予以重点资助。这充分体现了国家对方证相对学说的重视,但其目的,是为了探求方证如何在病机层次上对应。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日本对方证相对研究概况略述需要注意的是,日本汉方医在临床上把方与症直接对应,见症投方,不求其所以然,指的是不以阴阳、五行、脏腑、经络、气化、药味功效、升降浮沉、引经报使等作为理论基础而求其所以然,而是通过缜密的科学实验来探求其之所以相对的原理。如1961年间中喜雄认为,瘀血证中常见到的右胸胁苦满与左下腹硬结这种交叉症状,是由于肝脏浆液性炎症引起肝循环阻力增高,使门静脉高压,招致消化功能障碍,形成下腹部硬结。因此,临证进行腹诊,遣方勿忘柴胡是有其一定道理的。但是,汉方医认为方证相对的有效,不在于理论的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东洞翁晚年方总结了仲景方之常用药五十四味,出版《药证》一书。关于《药证》之征,其义有二,一则证也,一则验也;以己试方之实践,考诸仲景之方证,而征验药之主证与兼治也。药证既明,则方证益明矣,而方之加减亦了然矣。汤本求真所言之药物“医治效用”大半本乎东洞翁,而完善之、阐明之。举二例以明之。东洞翁通过对使用石膏为主药的方剂的总结,再参以己之实验,定其主治为“烦渴也”,旁治“谵语、烦躁、身热”、“发狂、齿痛、头痛、咽痛”等。凡见上述“旁治”之证,而见“烦渴”者,皆可投以石膏。方膏主治既明,则木防己汤之主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关于其药理,则东洞不言,而汤本亦曰难明。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上面的文章总结一下便是:胡希恕以八纲释六经,说:“方证是辨证的尖端”,方证对应虽然得到多数人的认可,并被认为是当前经方派的权威、突破和荣耀,但这恰恰说明了中医界仅仅停留在“表”的层面,病机药理的本质并不清晰明了,所以才有“这充分体现了国家对方证相对学说的重视,但其目的,是为了探求方证如何在病机层次上对应。”张仲景说的“见病知源”仍离现实很遥远,这不得不说是中医界的悲哀。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1

评分人数

评分坛友同时说:
ymy111 说:真知灼见
回复 9# 杏林老道 中医界的确悲哀,摇唇鼓舌,奇思怪想,离经叛道。学中医当明中医医道,无道难行,无医道怎治?道在内经,内经立人体之道,生命之道,万病之道,这就是六经之道。方证对应是基本的要求,临床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方如何对证?比如太阳病,有一阳发病,二阳并病,三阳并病,太少合病,不把病位,病因,病性辨明,怎敢用方?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本帖最后由 王兴宝 于 2017-8-4 11:09 PM 编辑 阐述的好,特来支持。 在理论方面的思考和探索,是我辈首要责任。 多年前我就否定胡黄等他们研究仲景书的方向了,但临床经验值得学习,理论上他们都舍本求末,背道而驰,不值肯定。 中医到底是不是经验医学,有没有核心理论,关乎中医未来发展和命运,大家应多思考仲景书之理。 这篇文章和我的《关于对三部六病学说理论的思考》,可谓一个中心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就是对受日本人影响而遗弃中医理论之当今诸多学派们的反思和反驳。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提出一个中医药的两个凡是。凡是治疗效果明确的,其治则一定是符合中医药理论的(只是我们忽略了或者说还没有深刻认识到理论,而感觉好像不相关而已);凡是没有取得实质效果的,一定是在关键性的地方没有符合中医药理论。
…… …… ……

提示: 通过认证的用户,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注册】【登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