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气郁”病证名。出《素问·六元正纪大论》。因情志不舒,气机郁结所致。证见胸满胁痛,噫气腹胀。治宜行气解郁。
“六郁”,首见于元代朱丹溪《丹溪心法·六郁》。即气郁、湿郁、痰郁、热郁、血郁、食郁。六郁之中,气郁为先,气郁一成,诸郁遂生。
  七情所伤,气郁为先。《丹溪心法·六郁》说:“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人体的各种生理活动,以气为动力,能推动脏腑气化,输布津液,宣畅血脉,消化水谷。若情志过极,忧思郁怒,首害气机。肝气郁结,疏泄失常,气机郁滞,气郁由是而成。所谓气郁,通常是指肝气郁结。肝司疏泄,以气为用,气之疏泄,则可使周身之气机,脏腑之功能活动条达畅茂。若肝气郁结,疏泄失司,木郁而致诸脏气机皆不得畅达。肝气郁结,其临床表现有二大类别,一是肝气郁于本经,症见胸胁胀满或胀痛,善太息,抑抑不乐。二是肝气郁结病及它脏,如肝郁乘脾,中气不运,腹满食少,呕恶痛泻;肝气犯肺,胸闷喘息;肝气犯胃,脘痛嘈杂,吞酸吐苦;肝气犯肾,藏泄失司,则小便淋漓不宣,或癃闭不通。
  气郁为六郁之始。肝气既郁,疏泄不利,气机郁结,则可导致其它五郁。
  气郁及血,则为血郁。血之运行,听命于气,故为血之帅。今气既郁滞,则不能帅血畅行,是以血郁。《丹溪心法·六郁》说:“血郁者,四肢无力,能食便红,脉沉”。气郁不能布津,痰郁内成。气主输布传化,津液属阴类,赖气以行。气郁不宣,气化失司,津液不能输布蒸化,则停聚而为痰,痰郁为患,名曰痰郁。《丹溪心法·六郁》说:“痰郁者,动则喘,寸口脉沉滑”。
  气郁不能化湿,则成湿郁。湿非人身素有之物,每因气化失司,而停滞于内。气机郁结,气化不利,或肝郁乘脾,脾运不健,水湿不得正化,停聚而生湿。湿聚发为湿郁。《丹溪心法·六郁》说:“湿郁者,周身走痛,或关节痛,遇阴寒则发,脉沉细”。
  气郁化热,热郁即成。气属阳,其体热。气郁不解,久郁易从热化,所谓“气有余便是火”。气郁化火,则成火郁。而痰、湿、食、血、诸郁,亦常壅而化热,故热郁常先在诸郁基础上形成。《丹溪心法·六郁》说:“热郁者,瞀闷,小便赤,脉沉数”。
  气郁纳化失常,食滞内停,发为食郁。饮食纳而能化,全赖气的推动。纳化失职,其司在胃,其用在气,其助在肝。《血证论》说:“木之气,主于疏泄,食气入胃,全赖肝木之气以疏泄之,而水谷乃化。设肝之清阳不升,则渗泄中满在所不免”。肝气郁结,疏泄不利,逆而犯胃,以致胃气失于和降,纳化失职,纳而不化,饮食积滞,而成食郁。《丹溪心法·六郁》说:“食郁者,嗳酸,腹饱不能食,人迎脉平和,气口脉紧盛者是也”。
  总之,诸郁以气郁为始,而诸郁必兼气郁。
《诸病源候论·气病诸候·结气候》指出:“结气病者,忧思所生也。心有所存,神有所止,气留而不行,故结于内”。
  由于本病始于肝失条达,疏泄失常,故以气机郁滞不畅为先。气郁则湿不化,湿郁则生痰,而致痰气郁结;气郁日久,由气及血而致血郁,又可进而化火等,但均以气机郁滞为病理基础。
病因
    (1)情志失调
  七情过极,刺激过于持久,超过机体的调节能力,导致情志失调,尤以悲忧恼怒最易致病。若恼怒伤肝,肝失条达,气失疏泄,而致肝气郁结。气郁日久化火,则为火郁;气滞血瘀则为血郁;谋虑不遂或忧思过度,久郁伤脾,脾失健运而蕴湿、生痰、化热等。
   (2)体质因素
  原本肝旺,或体质素弱,复加情志刺激,肝郁抑脾,饮食渐减,生化泛源,日久必气血不足,心脾失养,或郁火暗耗营血,阴虚火旺,心病及肾,而致心肾阴虚。如《杂病源流犀烛·诸郁源流》所说: “诸郁,脏气病也,其源本于思虑过深,更兼脏气弱,故六郁之病生焉。”
    病理性质初起多实,日久转虚或虚实夹杂。本病虽以气郁邪实为主,但病延日久则易由实转虚,或因气郁化火伤阴而导致阴虚火旺、心,肾阴虚之证;或因脾伤气血生化不足,心神失养,而导致心脾两虚之证。如《类证治裁·郁证》说: “七情内起之郁,始而伤气,继必及血,终乃成劳。”
   
    理气开郁、调畅气机、怡情易性是治疗本病的基本原则。正如《医方论·越鞠丸》方解中说:“凡郁病必先气病,气得疏通,郁于何有?”对于实证,首当理气开郁,并应根据是否兼有血瘀、痰结、湿滞、食积等而分别采用活血、降火、祛痰、化湿、消食等法。虚证则应根据损及的脏腑及气血阴精亏虚的不同情况而补之,或养心安神,或补益心脾,或滋养肝肾。对于虚实夹杂者,则又当视虚实的偏重而虚实兼顾。

气郁临床证型及治疗
《古今医统大全·郁证门》说:“郁为七情不舒,遂成郁结,既郁之久,变病多端。”
  《临证指南医案·郁》所载的病例,均属情志之郁,治则涉及疏肝理气、苦辛通降、平肝熄风、清心泻火、健脾和胃、活血通络、化痰涤饮、益气养阴等法,用药清新灵活,颇多启发.
    1、气郁脘痛
  气机郁滞所致胃脘痛。多由情志不舒,肝气郁结,横逆犯胃所致,故又称肝胃气痛。证见胃脘胀痛,痛常游走,连及两胁,嗳气频繁,嘈杂吐酸等。治宜疏肝和胃。
    2、气郁胁痛
  七情过度,肝气郁结所致胁痛,见《东医宝鉴·外形篇》。
    3、气郁眩晕
  又称气晕。见《证治汇补·气郁眩晕》:“七情所感,脏气不平,郁而生涎,结而为饮,随气上逆,令人眩晕。”证见头目昏眩,精神抑郁,心悸怔忡,时时面部发热,眉棱骨痛,嘈杂恶心,脉沉等。治宜解郁化痰,安神定志。
    4、气郁头痛
  因情志触发,气逆于上所致的头痛。见《丹溪心法附余·风热门》。证见头痛,头目昏眩,胸腹胀满,呕吐酸水等。
    5、气郁怔忡
  《不居集》卷二十二论气郁怔忡:“失意之人,怀抱抑郁,气生痰涎,涎与气搏,心神不宁,脉必沉结,或弦者是也。”治宜疏肝和营,解郁化痰。
    6、气郁吐血
  气机郁滞所致吐血。证见恶风寒,面色晦滞,口苦口酸,恶心喜呕,脉涩。治以舒郁为主。
    7、气郁血崩
  属血崩症型之一。多因暴怒伤肝,气乱血动,血液妄行,致成崩漏。症见突然阴道下血量多,色紫红有块,烦躁易怒,胸胁不舒。治宜止血以治标。
    8、气郁痰滞
  气郁痰凝,阻滞胸咽。症见:咽中如有物梗塞,吞之不下,咯之不出;精神抑郁,胸部闷塞,胁肋胀满;舌脉:苔白腻,脉弦滑。治宜行气开郁,化痰散结。
  常用药:厚朴、紫苏理气宽胸,开郁畅中;半夏、茯苓、生姜化痰散结,和胃降逆。
  加减:湿郁气滞而兼胸脘痞闷、嗳气、苔腻者,加香附、佛手片、苍术理气除湿;痰郁化热而见烦躁、舌红、苔黄者,加竹茹、栝蒌、黄芩、黄连清化痰热;病久入络而有瘀血征象,胸胁刺痛,舌质紫暗或有瘀点、瘀斑,脉涩者,加郁金、丹参、降香、姜黄活血化瘀。
    9、气郁化火
  气郁日久,化火薰灼,横逆犯胃。症见:性情急躁易怒,胸胁胀满;口苦而干,或头痛、目赤、耳鸣,或嘈杂吞酸,大便秘结;舌脉:舌质红,苔黄,脉弦数。治宜疏肝解郁,清肝泻火。常用药:柴胡、薄荷、郁金、制香附疏肝解郁,当归、白芍养血柔肝,白术、茯苓健脾去湿,丹皮、栀子清肝泻火。
  加减:热势较甚,口苦、大便秘结者,可加龙胆草、大黄泻热通腑。肝火犯胃而见胁肋疼痛、口苦、嘈杂吞酸、嗳气、呕吐者,可加黄连、吴茱萸清肝泻火,降逆止呕。肝火上炎而见头痛、目赤、耳鸣者,加菊花、钩藤、刺蒺藜清热平肝。热盛伤阴,而见舌红少苔、脉细数者,可去原方中当归、白术、生姜之温燥,酌加生地、麦冬、山药滋阴健脾。
  10、肝气郁结不孕
  不孕症型之一。见陆成一《女界须知》。多因妇女平素情志不舒,肝气郁结,疏泄失常,气血不和,冲任不能相资摄精成孕。临床见情志抑郁,经量少而延期,经前乳房胀痛,胸胁不舒等,治宜疏肝解郁,养血调经。
    11、心神失养
  情志所伤,脏躁失养,心神惑乱。症见:精神恍惚,心神不宁;多疑易惊,悲忧善哭,喜怒无常,或时时欠伸,或手舞足蹈,骂詈喊叫;舌脉:舌质淡,脉弦。治宜甘润缓急,养心安神。
  常用药:甘草甘润缓急;小麦味甘微寒,补益心气;大枣益脾养血。
  加减:血虚生风而见手足蠕动或抽搐者,加当归、生地、珍珠母、钩藤养血熄风;躁扰、失眠者,加酸枣仁、柏子仁、茯神、制首乌等养心安神;喘促气逆者,可合五磨饮子开郁散结,理气降逆。该证发作时,可根据具体病情选用适当的穴位进行针刺治疗,并结合语言暗示、诱导,常能收到良好效果。
    12、心脾两虚
  情志所伤,脾失健运,心失所养。症见:多思善疑,头晕神疲;心悸胆怯,失眠,健忘,纳差,面色不华;舌脉: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治宜健脾养心,补益气血。
  常用药:党参、茯苓、白术、甘草、黄芪、当归、龙眼肉等益气健牌生血;酸枣仁、远志、茯苓养心安神;木香、神曲理气醒脾。
  加减:心胸郁闷,情志不舒者,加郁金、佛手片理气开郁;头痛加川芎、白芷活血祛风而止痛。
   13、心肾阴虚
  情志所伤,化源不足,阴精亏虚。症见:情绪不宁;心悸,健忘,失眠,多梦,五心烦热,盗汗,口咽干燥;舌脉:舌红少津,脉细数。治宜滋养心肾。前方滋阴补血,养心安神,后方滋补肾阴,合用适宜于心肾阴虚证。
  常用药:地黄、淮山药、山茱萸、天冬、麦冬、玄参滋心肾;人参、茯苓、五味子、当归益气养血;柏子仁、酸枣仁、远志、丹参养心安神;丹皮凉血清热。
  加减:心肾不交而见心烦失眠,多梦遗精者,(黄连、肉桂)交通心肾;遗精较频者,可加芡实、莲须、金樱子补肾固涩。
    气郁体质 机理分析
  人体之气是人的生命运动的根本和动力。生命活动的维持,必须依靠气。人体的气,除与先天禀赋、后天环境以及饮食营养相关以外,且与肾、脾、胃、肺的生理功能密切相关。所以机体的各种生理活动,实质上都是气在人体内运动的具体体现。当气不能外达而结聚于内时,便形成“气郁”。中医认为,气郁多由忧郁烦闷、心情不舒畅所致。长期气郁会导致血循环不畅,严重影响健康。
   体质特点
  总体特征:气机郁滞,以神情抑郁、忧虑等气郁表现为主要。
  形体特征:形体瘦者为多。
  常见表现:神情抑郁、情感脆弱、烦闷不乐、舌淡红、苔薄白、脉弦。
  心理特征:性格内向不稳定、敏感多虑。
  发病倾向:易患脏躁(多指女性精神忧郁、心情烦乱、哭笑无常、呵欠频作)、梅核气及郁证等。
  对外界环境适应能力:对精神刺激适应能力较差;不适应阴雨天气。
  易患疾病:抑郁症、失眠、更年期综合征、经前期紧张综合征等。
…… …… ……

提示: 您需要【 注册】或【登录】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