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返回  返回

论坛首页 » 曹东义 » 读《捍卫中医》有感

【添加收藏】
读《捍卫中医》有感
        最近,拜读了由曹教授撰写的《捍卫中医》一书,由衷佩服曹教授为捍卫祖国中医地位与权益,不惜一切与反中医势力进行了针锋相对搏弈,作出了极大努力,并最终赢得了胜利,读来令人无比振奋与激励,真的太给力了!
       中医,是我国人民长期与疾病作斗争中逐步发展完善的一门治病救人和保健养生的技术,为我国人民繁衍生息立下了不朽功劳。上至神农氏,下至历代贤者为之昌明学说,为之呕心沥血著书立说,其著述之多,实它类书籍所旱见,无论全科,专科,杂说,医案,历历可考者,不可胜数。实践是检验真理之唯一标准。我国医学在与疾病斗争中,经过无数代人,从实践——理论——实践——理论……中不断总结,升华,完善。检验了这一学科之真理所在,证明是正确的,有效的,科学的!是不容质疑的。可是今天,有无知——张功耀者,与远在美国之反中医人士——王澄,遥相呼应,数典忘祖,公然于网上有目的,有组织,有阴谋的对中医进行诬蔑,抵毁,攻击,以期误导广大无知者,并叫嚣要取消中医,以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实为可恨!!
      中医,是我国人民长期与疾病斗争中经过无数代人的心血与智慧才逐步发展起来的一套具有完整理论体系的学科。以治病救人为宗旨,是神圣的!岂容肖小之辈随意玷污!今有张功耀,王澄等诸反中医人士,不但妄顾事实,妖言惑众,抹黑,攻击中医,更是在网上中联名取消中医,为除掉中医,不惜一切手段,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今幸有曹君东义教授,与广大同道一起,为捍卫中医正义,对张功耀,王澄等《告别中医中药》《给全国网络读者的公开信》《给中医大学学生的一封信》等网络文章进行了批驳,有力士打击了其嚣张气焰,张功耀等自知理屈,不到三天便把发到网络上的文章给偷偷撤掉了,纵观其网络文章内容无一与事实相符,无非是尽其蛊惑之能事,妄顾事实,妖言惑众,对广大网民进行有目的误导而已,足见其人品之卑劣!!
      本书中,辑录了贾谦先生的《走出误区,重铸中华医魂(2005年总报号)》这一份报告,非常的有份量。读贾谦先生的05总报告,非常佩服贾谦先生的高瞻远瞩!在本报告中,贾谦先生深刻,中肯的批判了当今教育,医疗,科研等方面所存在的弊端,贾谦先生的这些远见卓识和宝贵意见,是发人深省的,值得每一个国民和执政者深刻反思!!
       本书既名为《捍卫中医》,就不但只捍卫中医之名誉地位,更需捍卫我们中医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比如:知识产权,市场贸易等……,这些在本书中也有提到了。中医,虽发源于中国,已具有几千年的历史,其间创制了无数经典名方,但到目前为止,我国尚未对这些知识产权进行有效的法律保护,而且这些知识产权被其它国家无情驳夺,这又是为什么?外国能立法保护其知识产权,我国为何不可?这个应该是我们捍卫中医的一个亮点!
      总之,本书从方方面面对祖国医学《中医》进行了捍卫,体现了曹教授与同道们对中医前途与命运之担忧,正所谓爱之深而忧之切也!!当前,中医受到不太公平对待,需要千千万万个像曹教授这样具有敢作为,敢担当,愿为中医事业不顾一切的献身精神人士,为捍卫好中医,保护好中医,传承好中医出一份力量。在此,特向曹教授等为捍卫中医,和站在捍卫中医前线的同道们致以崇高敬意!!
                                                                                       广西合浦县白沙镇苏天海
                                                                                       2017年9月9日
…… …… ……

提示: 您需要【 注册】或【登录】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
读《捍卫中医》有感最近,拜读了由曹教授撰写的《捍卫中医》一书,由衷佩服曹教授为捍卫祖国中医地位与权益 ...
引用 1# | 马京雪 发表于 2017-9-9 01:26 PM

感谢苏先生关注和鼓励!
感谢马京雪转帖,这是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学习中医,应用中医,研究中医,发展中医。
2006年那个时候,一股反中医思潮来临的时刻,很多人一开始没看出这场风波的复杂性,不了解它是百年中医磨难的沉渣泛起,也没看到这次风波与余云岫当年反中医有明显的不同,那是没有法律保护中医的时代,所以鲁迅等人骂中医,竟然被人当作破旧俗,傅斯年、丁文江等人,这些海归人士,都以污损中医、消灭中医为乐趣。
尽管2006年的时候,还没有《中医法》,但是中医师也是“医师”,《医师法》规定全社会都要尊重医师,《宪法》21条说“发展传统医药”。显然,张弓腰的主张和做法是违法的,但是很多中医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和污蔑,有的沉默,或者漠不关心,有的不屑一顾,有的不知所措,真正能了解其意义,正确应对,措施得力,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高兴地看到,即使刊登张功耀文章的编辑,都站出来反对他,批驳他,这是多么令人鼓舞的事情啊!这才是人心向背,是历史的必然。
学习中医,应用中医,研究中医,发展中医。
从张功耀为他爷爷治病谈正确认识中医
曹东义
河北省中医药科学院


张功耀自己述说的:“给爷爷看病肯定多开了药”(原文回放):

年轻时,张功耀对中医药非常相信,还下过一番苦功研究。“中学毕业后,开始看中医书。我采过草药,也炮制过一些药,还开过方子,治过病。说起用草药,现在一些中医专业的人可能还比不上我。”
    直到现在,张功耀还对其中一个病例记忆犹新。那是1974年,当时,张功耀学中医已经一年多了。一天,他的爷爷突然昏迷不醒。更严重的是,后来,他爷爷只进不出,吃了9天饭,没有排泄。家里人找来当地许多医生,但都不见好转,命在旦夕。
   “那时候胆子就是大,我就拿爷爷做起了试验。”张功耀说,他开了党参、生地、大黄、黄芩、枳壳、猪苓、泽泻、滑石,用灯芯草和木通做引,抓了三剂。
头一服两剂一起熬,水开即起,凉透再服。服后大约一个小时,奇迹发生了。张功耀的爷爷突然有了知觉,有要解手的表示。下午,再喂药。第二天,他居然开口说话了。吃完第三剂,爷爷的病居然好转了。更神奇的是,此后,张功耀的爷爷除双脚有些麻木外,再没得过别的病。
  
但这对张功耀来说,并未成为传统中医药有效的佐证,他反而更加认为:中医药有弊端。“学了科学史以后,我发现,这个‘成功’病例,用现代医学来分析可能会更准确。比如,当时我把这个病例判断为“胃腑热积”,可能掩盖了不少更精细的东西。现在我猜,我爷爷可能当时属于轻微的脑血栓,脑血栓自动修复以后,病也就自愈了。”
  张功耀认为,这个例子说明,在中医的“成功”背后,可能蕴含了相当多的失败,包括病因判断模糊等。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年给爷爷看病,肯定多开了药,浪费了钱,也破坏了本不应该破坏的生物多样性。估计,在这个方子中,有一味大黄就够了,其它都可以节约。”



1974年,张功耀用中医的理法方药,治好了他爷爷的只吃不拉、失语证。
后来,他爷爷逢人就说,是孙子救了他。老爷子也因此又砍了三年柴。


======================================================================
简短评论:

就是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现在,张功耀用几个“可能”、“可能”、“我猜”、“估计”,就得出来一个“肯定多开了药,浪费了钱,也破坏了本不应该破坏的生物多样性”的判断,就否认了事实,不说中医正确,反而这个事件成了中医的罪状!

对于诡辩,如果人们不太了解的话,可以从这个例子,得到深刻的启示。
学习中医,应用中医,研究中医,发展中医。
何祚庥又惹是非

河北省中医药研究院、曹东义  (石家庄  邮编:050031)


何祚庥是一个人气很旺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围着不少人。尽管有不少崇拜者,也有许多是反对者,更有不少是看热闹的人。
2007年11月10日,他来到石家庄。为的是讲一讲“自然辩证法研究与时俱进的问题”,听讲的人很多,挤满了科技宾馆的小会议室。
一开始,他说了不少马列毛的经典原文,也谈了不少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第一、第二、第三、第四产业,物质第一性,物质决定精神等尽人皆知的老生常谈。当然,何院士也“与时俱进”地谈了不少“新观点”,其中不乏耸人听闻之论。
他首先可怜霍金是一个残疾人,提出来那么一个宇宙大爆炸学说,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何院士接着说,物质的世界只能用物质来解释,大爆炸说物质来源于无,是不能接受的。“无中生有”的一顶帽子,顺手就戴在了霍金的头上。也就是说,在何院士的眼里,霍金就是一个唯心主义者。他说,有人说霍金超过了爱因斯坦,这完全是荒唐的,“差远了,根本没有可比性。就像张海迪,翻译了一本外国书,就说她超过了鲁迅,可能吗?”
何院士不满意、要批评人可多了。因为据他自己介绍,他年轻的时候,听艾思奇讲课,就经常提问题,把这个老专家问得口瞪目呆。他此后经常给哲学家们讲科学,给科学家们讲辩证法,一讲就是几十年,是一个战斗的唯物主义者。因此,他不满意钱学森的人体科学,批评李伯聪的《工程哲学》,反对梁思成的文化唯美主义,等等,他一直战斗了几十年。
他怕过谁?!
当然,他很佩服“三个代表”,说这不是出于附庸政治,而是符合科学观。但是,后边他说着说着,就跑了调。他说:“克林顿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他提出来信息高速公路。不仅发展了美国经济,而且影响了世界。至今我国几代领导人,都还没有这样的贡献。”
后来,说到人民群众的利益。什么是人民大众的最高利益?他说,“农民的最大利益就是进城”,“知识分子的最大利益就是出国”。
这些新观点,让人听着真是“闻所未闻”。无论多大的知识分子、多少年纪的知识分子,都出国去了,去追求“最大利益”,那么,两弹一星还有成功之日吗?
当然,何院士的这些言论,还没有引起与会者的强烈不满,引起争议的是他关于中医的“新言论”。
他说,真理有相对真理,也有绝对真理。错误有绝对错误、相对错误。
他话锋一转,说:“中医的阴阳五行,往好里说也是相对错误,这已经是相当客气的评价啦。”
听众之中,立即有人大声说:“我们绝对不同意你的观点!”他立即说,“我们现在不争论,否则会冲淡了主题。”
其实,会议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河北省中医药研究院的曹东义,已经送了他三本中医书,他说:“好,我愿意了解。”
但是,等他打开《捍卫中医》一看,扉页上写着:“正确认识中医,才能用科学捍卫中医,捍卫科学的中医。当然,这个科学是大科学。中医愿与科学一起奔向未来。请何院士参考。曹东义。”下边紧接着,又补充写到“在本书的第279页至287页,写到了你,与当时的情绪有关。现在希望与你平心静气谈中医,沟通中医与科学家之间的某些障碍。”并附有名片一张,有联系方式。
这些情况,也许何院士从来没有遇到过,因此,他在主席台上坐着,却摘下眼镜,一直在看这本书,也顾不了主持人说什么了。半小时很快过去了,仍然没看完。因此他说:“下面你们换届改选,我就不干涉内政了。我去休息一下。”他装起三本书,离开了会场,在经过曹东义的时候,又收到一本《关注中医》。他说:“谢谢。”
何院士经过一个小时的“休息”,再次来到会场,作报告。
做着做着报告,何院士就谈到了中医。“本来不想谈论中医啦。可是你们这里有一个人,送了好多书给我,而且书里、会议论文集里,有人点名批判何祚庥!我不得不说几句话,稍微评论一下。啊?”
他举起曹东义赠送给他的《中医群英战SARS——SARS与中医外感热病诊治规范研究》,这本书有50万字,反映中医界战胜非典的历史事实,2006年由中医古籍出版社出版。
他说:“你们说‘毛泽东捍卫中医’,这个不对。这本书里引了毛泽东的一首诗:‘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肃鬼唱歌’,很不全面。前面还有两句没有引,叫做‘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毛泽东说华佗无能!何祚庥是否也可以学着毛泽东他老人家,说你们中医无能?张仲景无能?你们要是有胆量,敢说毛泽东反中医,我就服你们!”
曹东义在这本书的扉页上题的字是“大疫面前,方显中医本色!请何院士参考。”
在这本书的第二章的目录是“高高挺立的中医”,下边第一节是“中医的一段屈辱历史”,第二节是“毛泽东大笔一挥救中医”。
其中到77页,有这样的内容:“张仲景所说的不足十年就‘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的情况不存在了;曹植所痛心的‘户户有僵尸之痛,家家有号泣之哀’的现象也不见了;毛泽东所担心的‘千村霹雳人遗失,万户萧肃鬼唱歌’的时代,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俱往矣,’瘟神已被缚住!那种中医医生家里,发热患者满室盈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造就外感热病学家的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里本来没有什么伤害何祚庥的地方,不像曹东义在《捍卫中医》里,以“伪科学打不倒科学中医”那样,用几千字专门批判他何祚庥。他找不到出气孔,就说出来这样一个例子,来发泄对于中医的不满。
河北医科大学李恩教授,没有等何祚庥的话音落地,立即就站起来说:“你不要忘记,毛泽东还有一句话:‘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毛泽东怎么会反中医呢?!”
曹东义也站起来,大声说:“毛泽东说‘华佗无奈小虫何’,不是批评中医,不是说华佗无能。疫情是否有效控制,不是一个医生的责任,是一个社会问题,也是一个历史问题。”
何祚庥说:“毛泽东诗的意思,你可以去请教文学家,你的文学水平也不怎么高。”
曹东义说:“你的文学水平更不高!”
何祚庥说,“我与你们的中医权威辩论过。你们中医说,肝在左边,现在西医证明肝在右边!你们错了!”
曹东义说:“你错了!古人说的是,在标准体位‘坐北朝南’的时候,肝配东方,属春天,属木。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降落。西方属金、属肺。因此叫‘肝气升于左,肺气降于右’。你不懂,不要装懂!”
大会主持人刘秀华女士,赶紧说:“不要争吵,不要辩论。下午我们再讨论。”
曹东义说:“他讲错了,应该立即纠正。《东方科学迎奥运》七君子宣言发布会上,就请他到场,他没敢去!”
何祚庥听说“东方科学”、“七君子”的名词,立即放出来一句粗话。
马上有女士站起来,大声斥责:“不许人身攻击!”
何祚庥仍不甘心,大声狡辩说:“科学就是要大胆地怀疑,难道不能对于几千年的中医怀疑一下吗?”
曹东义立即站起来,举着一本杂志《环球人物》说:“这是2006年第17期《环球人物》,由人民日报社主管、主办。何祚庥是封面人物,他在里边发表文章,反对中医。请看上面写的四个大字:生死中医!而不是何祚庥说的‘评论中医’、‘怀疑中医’!”
会场秩序大乱,主持人刘秀华女士不得不再次维持秩序:“请何院士讲完,请何院士讲完!对于某些问题有争论是正常的,下午我们还要讨论。”
何祚庥喋喋不休地又讲了下去,一直到12点多,过了开饭的时间。
他没有胆量,留些时间让与会的代表提问题,也没有敢再提中医问题。
散场时,他拿起曹东义送他的四本书,离开会场,甚是异样,远不像一个光彩照人的院士。
曹东义送给何祚庥的四本书,都是今年曹东义主编或者著作的。其中三本书的情况,已经如上所说,另外一本书是《中医药知识普及读本》,这是何院士最需要的。因此,曹东义在赠言里写了“了解中医,才能正确认识中医。请何院士参考。”
但愿,经历这样一次尴尬的争论,何院士真的“不谈论中医”了,或者,不再轻率地批判传统文化了。
但是,要一个人改变世界观是很难的,何院士能够像他讲的题目那样“与时俱进”吗?
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2007\11\22
学习中医,应用中医,研究中医,发展中医。
持续反中医的背后是激烈的文化冲突

原创 2017-09-15 王世保 中华静修园

自近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反传统文化逐渐形成了中国思想界的新传统,这是以科学、民主为核心的西方理性主义文化与以儒家、道家和中医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之间冲突的延续。儒家文化伴随着清朝政府的结束,退出了国家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而道家文化也随之走向式微,唯有中医作为中国固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其显著防治疾病的效果得以延续,并呈现出表面的繁荣。
既然中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延续至今,那么中西文化之间的冲突自然就表现在科学与中医之间的紧张关系上,即不断地有自由主义者、科学主义者和激进的西医在肆意诋毁和攻击中医,由此表现出来的社会现象就是有人天天在提中医、不断地反中国传统文化。这批攻击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西方文化中心主义者,由于自我意识彻底科学化,只有科学的还原意识和逻辑思维,所以既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他们怀着科学主义的独断性和排斥性,坚持以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为敌,欲除之而后快。
伴随着国家不断地走向强大,大多数现代中国人逐渐走出文化自卑的心理阴影,开始树立文化自信心,并发现复兴中医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呼吁重新回归自己的精神家园。现代中国人要想全面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就要终结由“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开启的诋毁中国文化的新传统。
相关链接:
不信任中医的科学老师能讲授中小学中医知识吗
中医进中小学课堂远比《中医药法》更有意义
文化自信:现代化需要中医化改造
被沦为“精神残障者”的国医大师与中医西化
“国医大师”只是蒙在中医衰败之上的遮羞布
国医之殇:冷看“国医大师”的相继作古
“国医大师”不是中医的救命稻草
————————
学习中医,应用中医,研究中医,发展中医。
中美这七年 / [美]托马斯·弗里德曼
       当我坐在中国场馆的座位上,欣赏上数千名中国舞蹈演员、鼓手、歌手以及踩着高跷的杂技演员魔幻般的精彩演出时,我不由得回想起过去这七年中美两国的不同经历 :中国一直在忙于各种场会的各种工作,而我们忙着对付“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他们一直在建设更好的体育馆、地铁、机场、道路以及公园,而我们一直在建造更好的金属探测器、悍马军车和无人驾驶侦察机……
       差异已经开始显现。你可以比较一下纽约肮脏陈旧的拉瓜地亚机场和上海造型优美的国际机场。当你驱车前往曼哈顿时,你会发现一路上的基础设施有多么破败不堪。再体验一下上海时速高达220英里的磁悬浮列车,它应用的是电磁推进技术,而不是普通的钢轮和轨道,眨眼工夫,你已经抵达上海市区。然后扪心自问:究竟是谁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
       我认为,作为一个现代国家,中国接受了现代国家主权和人权的主要观念。但中华文明的种种特质又使它与众不同。人口,中国发展模式的一个特点就是:学习+创新+巨大人口产生的规模效应+影响中国和世界。许多境外企业投资中国都有一个口号,只要能在中国做到第一,就能做到世界第一。这个趋势随着中国的崛起正在开始扩大到越来越多的领域,如旅游、航空、影视、体育、教育、新能源、现代化模式、高铁等。     疆域,我们一些人比较羡慕小国寡民的生活,实际上小国有小国的困难。小国经不起风浪,而大国遇到风浪,回旋余地大得多。
       智利是相对发达的发展中国家,但2010年一场大地震,GDP就跌掉一大块,整个经济可能两年内都喘不过气,而中国即使遇到汶川大地震这么大的天灾,整个国家经济纹丝不动。
       对于绝大多数国家来说,产业升级往往意味着产业迁移到外国,而中国在自己内部就可以进行大规模的产业梯度转移,这就延长了中国制造业的生命周期。
       文化,过去三十多年的中西文化碰撞,没有使多数中国人丧失文化自信。中国人今天的孔子热、老子热、诵经热、书画热、茶道热、旧宅热、文物热、中医热、养生热等,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
       中国人本文化衍生出来的餐饮文化、养生文化、休闲文化也是其他文化所难以比拟的。中国任何地方的街头餐馆都能做出三四十种菜,而在美国绝大多数的餐馆只有汉堡包加土豆条,能有三四个菜就不错了。欧洲餐馆的菜肴要丰富一些,但也很少超过七八个品种。
       我们有些人总是担心中国人缺少宗教情怀。其实只要稍微熟悉一点世界历史的人就知道,人类历史上宗教冲突导致了无数的战争,光是基督教各个教派之间以及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就有上千年的历史,造成了无数生命遭杀戮的人间悲剧。所以,我们的老百姓不一定非要信教。
       经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学,严格讲不是“市场经济学”,而是“人本经济学”。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一个政府如果不能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不能处理好大灾大难,就会失去民心的支持,失去“天命”,最终被人民推翻。
       中国今天的政党是历史上统一的儒家执政集团传统的延续,而不是代表不同利益群体进行互相竞争的西方政党。西方不少人只认同多党竞争产生的政权合法性,这是十分浅薄的政治观念。
       我曾遇到美国学者质疑中国政权的合法性,我问他为什么不首先质疑一下他自己国家的合法性:你占了别人的土地,通过殖民、移民、灭绝印第安人,才形成了今天的美国。我请他给我解释这样的国家合法性和正当性在哪里?最后他只能跟我说,这是历史。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用中国“选贤任能”的理念来质疑西方政权合法性的来源么?小布什执政八年给美国带来了经济衰退,给伊拉克带来了灭顶之灾,给世界带来了金融海啸,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历史合法性的最大特点就是“选贤任能”的政治传统和“民心向背”的治国。
       中国政治文化中的“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等理念,其他文化无法产生。我曾和印度学者一起探讨中国模式,他们说从表面看,中国是中央集权,但中国每一项改革实际上都有很强的地方特色,互相竞争又互相补充,所以中国体制要比印度的体制更有活力。
       他们学习了西方,已经建立了强大的现代政府体系,但同时又拥有自己独特的政治文化资源,两者的结合使我们更容易克服今天困扰西方民主制度的民粹主义、短视主义、法条主义等问题。
       在政治层面,西方许多人也想当然地认为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壮大,中国也会接受西方对抗性政治模式。但他们今天也发现,今天的中国中产阶层似乎比其他任何阶层都更珍惜中国的政治稳定。他们了解西方“民主化”已经给许多国家带来混乱动荡,了解自己辛辛苦苦的财富积累得益于中国三十多年的政治稳定。
       坦率地说,中国今天所展现出来的一切,绝对不是“先进”和“落后”、“民主”和“专制”、“高人权”和“低人权”这些过分简约甚至简陋的概念可以概括的。
学习中医,应用中医,研究中医,发展中医。
返回列表